至此之後,我終於解開了心結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道坎或一道溝壑。沒有人能幫你體會這種痛苦,更沒有人能替你解脫。

解鈴還須繫鈴人。

到頭來,決定要怎樣的還是自己。

而我當然也有過心結,這結有如隱疾一般,夜深人靜時就會從記憶深處浮上來,抓著我的腳跟,似要將我拖進深淵中。

然而我終於拿起了刀向亂麻斬去。

這要從數年前回憶起來。我彷彿又看見了那人黝黑的臉孔和瘦削的身體,康林就是這樣一個人。

康林曾是我最要好的哥們兒,他了解我就如同我了解他。他也是第一個知道我有暗戀對象的人,而我也絕不會忘記他臉上憨直的傻笑。

但我做夢也想不到,我竟會親手對他做出那樣的事情——一件憑我們的交情和他的單純就是無法原諒的事。

記得那一天,是英文試卷發下來的日子,康林很興奮,而我很失落。他攥著他那張九十六分的英文卷大聲嚷嚷著,彷彿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而這的確也是他第一次獲得如此佳績。

但我卻很不快,因為我只有八十分。看著康林拿著試卷「招搖過市」,我自然覺得不是滋味,於是我決定出言「教訓」此人,便口不擇言,大放厥詞,諷刺於他。

康林正處於風光時候,怎能容忍旁人數落?

「自己沒有本事還說別人?」

他的話在耳中轟炸開來。血氣上湧的我當時就拍案而起,要跟他理論。

我們的唇槍舌劍之後沒有結果——因為最後的確不是以口舌結束的。

我記得我是楸住了他的衣領,在他的小腹捅了幾膝蓋,然後又補了一拳在他的面門正中,最後他被我抱起來摔在了地上。

我至今也記得他臉上扭曲的表情,他就像蝦米一樣蜷縮在地上。

我羞辱了他,但我什麼都沒得到,反而失去了他。

在之後的日子裏,我與他總是不冷不熱。我時常在想,為什麼事情會由小化大,變成如今這個局面?

康林成為了我心上綁著的鉛。

一直到畢業後,他也未曾與我說過話。

後來有一次,我在一次活動上再次遇到了他,我決定「贖罪」。

我主動迎向他,與他攀談。他的眼睛還是一如往般清澈。我道歉了,他也接受了。

有時,心結只是在於自己的一個選擇,當你遵從內心走向的話,說不定心結就會自此打開。

而自此之後,我的心結也如風中的塵埃般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