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處機與江南七怪

他一聲大笑,丘處機認為他應是江南七俠之首,道一聲「久仰久仰」。卻只聽柯震惡道:「自幼家貧,俠之一字,並不敢當。謝道長賜酒。」說完,便踢那銅缸飛向丘處機。丘處機手一伸,接住銅缸,轉了一個身。

說時遲,那時快,一人手持錦扇,腳踏欄杆登頂而來,持著扇子對著銅缸,舀起酒水,對著自己的口飲了起來。原來來者便是「妙手書生」朱聰。二人話完,丘處機將那銅缸擊向朱聰,其速之快,卻只見用一棍子攔住銅缸,那人用棍挑起銅缸,酒水便傾倒而下。朱聰介紹大漢是他四弟:南希仁。

南希人作揖笑說:「見過道長。」踢著銅缸飛向丘處機,朱聰轉身而避,又見一男子進來,說著:「大哥,我來晚了。」便手頂銅缸,緊緊抱住,興奮得向後一退,木板已經受不住其壓力斷裂,其人在木桌上臥著,接著喝起銅缸的酒。

大漢起身,雙腳踢著銅缸飛去丘處機,丘處機接著銅缸的耳,轉身放下銅缸。此大漢正是「笑彌陀」張阿生。又見一人從樓頂下來,笑了起來,介紹自己是全金發,想討丘處機手中的酒水,丘處機應承,賞他一口。銅缸在木板上飛去全金發,只見全金發手抱著柱,轉了個身,銅缸打破窗戶,飛向外邊。全金發用手中棍仗的勾子,勾住銅缸。讓銅缸飛向自己,自己也躍去銅缸。抱著銅缸,腳勾住窗台,飲著酒水。丘處機感嘆一聲:「鬧市隱俠,名不虛傳。」柯震惡反應平淡,搖了個頭。

不遠處,有一架輕舟泛湖而來,一名女子搖起雙槳,姿勢優雅,容貌清麗。那女子喊全金發為六哥,看來也是江南七怪之一。全金發笑著把銅缸揮向女子那邊,女子將其中一槳躍著水面飄向銅缸,以其讓銅缸再次飛躍。女子彎腰,後腳踢起水缸,讓酒水溢出,又拔劍將水引到唇邊。

與此同時,一人騎著寶駒在街上闖,街道兩邊人們慌忙閃避。有人慌忙中落下自己的推車,男人和寶馬跳過此障礙,噓的一聲,停在路邊。男子稱女子為七妹,女子飛起,以劍擊缸,飛向男人,自己則飛去樓上與眾人匯聚。男人鞭打銅缸,又以鞭調酒,將酒水灑出,邊喝缸酒邊叫「痛快」,狀甚酣暢。之後雙腳一踢,銅缸又回到丘處機身邊,丘處機接住銅缸,重重放下,木板又斷。女子到達樓層介紹自己,而男人也同時到達,嗑起瓜子說道自己姓甚名誰。

丘處機只言一句「眾大俠了得」,深表佩服。柯震惡冷笑一聲,語帶嘲諷:「大俠?哪擔當得起啊。」


林翼勳博士評語

筆下逐一描繪各大俠之功力表現,末結回應文首,但「不敢當」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