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倚天屠龍記》

張無忌已經下定決心跟隨趙敏而去,但在他們倆還未出大門時,周芷若臉色漸轉陰沉,由深深不忿變為大怒。突然,只見周芷若像長了翅膀似的,從大伙頭頂飛過去,張牙舞爪地使出九陰白骨爪,她的指甲漸漸變成又長又黑地朝趙敏襲去。這時,張無忌在趙敏和周芷若之間遲疑了一下,一個是未婚妻,另一個是救義父的親人。就在那電光石火的瞬間,周芷若掐住了趙敏的肩膀,張無忌看到後連忙抓住周芷若的手向旁邊一甩,趙敏的肩上立刻不停地涌出血來,張無忌見此連忙帶趙敏離開。

待兩人離開,被悔婚的周芷若依舊不能平復心情,咬牙切齒地對各位武林人士說:「今日是張無忌先負我,不是我負他!我發誓,從此我與張無忌恩斷義絕!若有反悔,就像此珠!」接著她便摘下插在頭髮上的髮簪,並把髮簪上珠子捏成粉末,憤恨的眼神依舊仍在。

另一方面,趙敏受了重傷,在和張無忌去救義父的路上暈倒。張無忌看到趙敏臉色越來越蒼白,迫不得已的情況下為趙敏吸出肩上的劇毒。這劇毒對已有深厚功力的張無忌不足以為懼,幸運地能幫助趙敏清理大部分的毒素,但他還是不放心趙敏的傷勢,怕毒素侵入五臟六腑,便在偏僻的小山村休養了幾天。

過了幾天,趙敏的病情好了許多,已經可以走路,也可以做事了,張無忌見趙敏傷勢大有好轉,兩人繼續踏上找義父之路。


林翼勳博士評語

有險情,有柔情,頗善安排情節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