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處機與江南七怪

這時只聽一聲輕響,一位衣著樸素的男子縱力使出輕功就飛到酒缸上方,他隨即俯身用竹扇挑了些酒,飄浮在半空中的同時,右手一晃就把扇子上的酒送到口中。他接著扭了幾下身子,優雅地落回地面,隨口念了幾句詩詞。丘處機沒聽清楚詩詞內容,定睛一看說道:「原來是『妙手書生』朱聰——朱二哥。」丘處機心中忿懣,再道:「再敬你一杯!」說畢便把手中的酒缸猛地向朱聰送去。

說時遲,那時快,那個極重的大酒缸被一條鐵棍攔截,噹的一聲,酒缸受阻力影響緩了下來,突然間出現了另一人的身影。那人身材肥大,穿著一身粗布粗衣,臉上的神情兇惡,亦頗具豪爽之氣。他用鐵棍挑起大缸的接口,將缸中的美酒大口大口地送入口中,有些美酒灑到他的衣衫之上,但他也毫不在乎。一旁的朱聰對丘處機說道:「這是我的四弟,『南山樵子』南希仁。」丘處機對南希仁說:「南四哥的扁擔功夫好生厲害,在下大開眼界。」南希仁沒有回應,喝完酒便把大缸踢到一旁。

這時又一位大漢步入醉仙樓,丘處機見罷忙將半空中的大缸踢向他。那大漢用雙手接住大缸,穩穩地捧住大缸,但因衝力太強而後退了幾步。地板被震得幾乎塌陷,桌子上的碗筷全部掉落一地。大漢不以為然,仰身將美酒入口中,喝罷便把大缸踢回丘處機的方向。丘處機托住大缸,隨即放下。大漢對丘處機說道:「在下『笑彌陀』張阿生,久仰長春子大名。」丘處機說道:「好功夫!」

一名中年男子順著店中的頂樑柱子緩緩下來,說道:「小弟全金發,就在前街做點買賣,可否討點酒吃。」「好,那就賞你點。」丘處機邊說邊把大缸踢向一旁,大缸砸碎了窗戶,眼看即將飛出醉仙樓,全金發及時用鐵勾勾住大缸,然後大口地喝著缸中美酒。丘處機道:「『鬧市隱俠』名不虛傳!」

窗外的小河上緩緩駛來一條輕舟,輕舟上的姑娘身穿漂亮衣裳,容貌姣好。她對著全金發喊了一聲六哥。全金發將大缸扔向這名女子,那女子拋出手中的船槳接住大缸,整個缸身一挺,她再用劍一接,美酒隨劍身細細流淌,流進她的嘴中。這女子便是「越女劍」韓小瑩。


林翼勳博士評語

寫得諸大俠如此神化,想是久浸淫武俠小說,故事說來流暢,竟無阻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