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這件事後,我才明白到不應將別人的好視作理所當然

經過這件事後,我才明白到不應將別人的好視作理所當然。

從小學開始,我的身邊就一直有一隻「跟屁蟲」,我讓她往東她就絕對不會往西。每天的作業都是她幫我交,以至於上學三四年了,我都搞不清楚哪科的科長是哪位。直到有一天,念慈——我的「跟屁蟲」請假了。

那天早上,我坐在桌前,手指煩躁地敲擊著桌面:「念慈怎麼還不來啊,我的作業怎麼辦?」上課鈴響了,班長將沒交作業的同學的名字寫在黑板上,同學們看到我的名字時都驚呆了,因為我在班裡是個好學生啊!我又羞又氣,硬著頭皮對班長說:「我有寫作業的……」班長便道:「那你現在趕緊交給科長吧。」可是我不知道數學和中文科長是誰,只好憑感覺將作業交給平日裡這兩科最好的同學,結果只送對了數學科。拿著我的中文作業的同學一臉疑惑:「為什麼給我,中文科長是向華啊。」這時同學們都哄堂大笑,我紅著臉把作業扔給向華後便回到座位上用外套包著頭,不想聽到別人的嘲笑,但還是有幾句傳到我耳朵裡:

「這都四年了,她還搞不清楚科長是誰嗎?」

「哎呀,你見她什麼時候自己交過作業呢?每一次都是念慈幫她交的好不好?」

「她乾脆認念慈作娘算了哈哈哈……」

一句句嘲弄的話令我面紅耳赤又惱怒不已,我不自禁拍桌大吼:「關你們什麼事!我就是讓念慈幫我交作業怎麼了?」

向華冷笑道:「那念慈不幫你交怎麼辦?」

我怒道:「她敢!」

班長也生氣了,他開口:「她有什麼不敢?難道她天生就該幫你交作業?難道她該是你的奴隸?江允行,麻煩你搞清楚,這世上沒人需要無條件的服從你,不要把別人對你的好當作理所當然!」

這一番話下來,生生地將我的怒氣撲滅了,我張張嘴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來,我不禁反思起之前的種種……

第二天,念慈回到學校,我主動拿起她的作業:「念慈,謝謝你之前對我的好,以後也讓我來幫你吧!」話音剛落,全班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林翼勳博士評語

筆下將學校生活片斷真切地呈現,亦寫活同學群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