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心的自責

隨著鐘聲響起,我以沉重的步伐緩緩走向八角籠中央,第五回合的比賽開始了。

我和對手碰拳後就退後幾步,觀察對手的攻勢。對於我來說,我必須在這回合擊敗對手才能取勝,皆因第一回合,我被對手的一連串組合拳擊得節節敗退,打亂了我的節奏。第二回合時更把我絆倒摔到地上,進行地面壓制,我被迫展開地面防守。隨後的兩個回合,我仍通於下風,所以我必須在最後一回合取勝。

對面的對手,是我再熟悉不過的朋友,我心裡湧起一服莫名的感覺。一開始,我用幾記腿拉開與他的距離,挽回些打擊次數。而他已熟知我的打法,也開始就此作出防守,以致我隨後幾次的進攻都打空。相比他的冷靜,我顯得浮躁,我毫無章法地攻擊他。他看出我的急進,揮動左拳使我硬生生地吃了一拳,被打得左搖右擺。我還未來得及回神,又被他重重往地上摔,我咬咬牙,冷靜下來用右手裝作攻擊,找到他的破綻後便成功摔倒他並騎在他後背上擊打他,卻不小心地碰到他的後腦,他瞬間便失去知覺。我們隨即就被裁判拉開……

我楞楞地看著他,不知該怎樣做。此時教練對我大吼道:「集中一點,把心思放在當下!」事實上,我根本不在乎勝利,只在意他的傷勢。我眼睜睜地看著他被抬走,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懷著愧疚的心黯然離開。

因為這件事,我頹喪了一段長時間,心裡自責不已。作為一名職業選手,為了勝利作出這樣的行為,實在慚愧。外界的輿論壓力更逼得我透不過氣來,我漸漸對自己產生懷疑,質疑自己是否是一位有「武德」的選手。我的表現每況愈下,以致隊友開始對我有微言,這讓我更感沮喪。

過了一個月後,朋友宣佈傷癒復出,重新回到訓練館備戰下一場比賽。這於我而言是好事也是壞事。好在於他傷癒,壞的是代表我每天要對著他,只能面面相覷。如果不是我被勝利沖昏了頭腦,後面的事就不會發生。這事只能怪我衝動魯莽,所以每天訓練時都會躲他很遠,盡量保持距離。

他似乎讀懂我的心思,也知道我的壓力所在,所以主動來找我談這事,說:「我已經沒有事,不用擔心。我知道你為什麼會躲著我,我也明白你不是故意傷我,只是找到機會時過於激動。你又何必耿耿於懷呢?」我一句話都答不上,只是呆呆地站著聽他說話,沒想到他竟然不介意此事,反倒是我念念不忘,為自己帶來無形的壓力。

我看到他又可以精神抖擻地訓練,我的心頭大石總算是放下來,重拾自信。我們兩個又再次「和好」了,內心的自責也隨之灰飛煙滅。

從今以後,我終於放下內心的自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