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今以後,我終於放下內心的自責

在一個忙碌的城市工作,沒有什麼比旅行來得放鬆,我抽出了寶貴的四天,與朋友相約出國旅遊。每一天的旅程都像果實般充實飽滿。在萬分期待下,終於來到這一天。我剛下飛機,城市獨有的氣息撲面而來,感受到異國風情。

可惜,一通電話讓我心情跌下萬丈深淵。

手機響起來,我剛接起便聽到另一頭大聲地說:「不管你在哪裡都給我回來,你爺爺要見你一面,他可能就要……」電話裡傳來啜泣的聲音,所說之事不言自明。

爺爺因病常年卧床,多年一直被病魔折磨,但每一次病情惡化時,總能化險為夷,可能與他的信仰有關。因此,我覺得這次也不例外。而且行程都已安排好了,也不差這三、四天吧。我立即向上天祈禱:爺爺加油,請再等我幾天!

完成四天的旅程後,我拿著大包小包直接奔跑向醫院,還帶了爺爺最喜歡的芒果乾,但到了醫院後卻得知……

我沮喪地回了家,忍不住自責起來。我一打開門,父母面容冷淡地坐在客廳,奶奶看到我便禁不住熱淚盈眶,但一句話也沒有說。我看了他們一眼,低著頭沉默地進房。家人的種種表現像是訴說著我的不孝,我心裡懊悔不已,但無從說起。我覺得自己實在不知輕重,在玩樂和家人的生死之間,竟選擇了前者。接後的每一天,我都在回想與爺爺生活的點點滴滴,爺爺對我的無微不至,我卻連他最後一面都不見。在不斷的自責和愧疚下,我愈發覺得迷茫,沒有生存的動力。

爺爺每年的祭日,我都不敢和家人一同前去。只有黃昏傍晚之時,我才會悄然向爺爺傾訴達旦。我希望爺爺能原諒我當時的年少無知。我痛哭、無奈、自責,卻無補於事。一陣陣冷風刺進我的胸口,彷彿讓我感受到爺爺臨行時那種見不到我,失望的心情。

爺爺生忌的那天,我一如以往為他慶祝,恰巧碰見奶奶,便打算轉頭離去。「好久沒和你們爺孫倆聊天了」奶奶忽然說道。我頓時停下腳步,低頭不敢看向奶奶,氣氛一下子沉默起來。片刻,奶奶開口打破此時的寧靜,道:「其實你爺爺在接通那電話後便已去世,走得很安祥,他沒有責怪你。」聞言,我強忍的淚水終於流下來,上前緊緊地抱著奶奶,不斷呢喃著:對不起、對不起,彷彿要把我心中的愧疚盡訴出來,讓所有人都聽得見。

別人的送贈從來不是理所當然,幸福也不是理所當然。家人之所以能原諒你無數次,是因家充滿感情。我終於學懂「珍惜眼前人」和家人是無價寶的道理。

以後,所有和家人有關的選擇,我都會毫不猶豫地作出選擇。從今以後,我終於放下內心的自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