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

聽說,風雨天前的夕陽很美,明天就正是超級颱風「山竹」來臨的日子,所以我一放學,便走到天台上,等候美麗的夕陽得來臨。

上到天台時,太陽還是掛在半空中,還是像平時一樣,那麼刺眼。熱辣辣的陽光照在我的身上,而現時正值炎夏,我很快就冒了一身汗。不過我想,應該過一會兒,還好些吧?

果不期然,十分鐘過去,那剛剛還半掛在空中的太陽,已緩緩降了下來,而刺眼的光,似乎也變得柔和了些。

夕陽身邊原本潔白的白雲,也慢慢被染成淡黃色。我倚在天台的圍欄上,捧著臉,怎麼覺得……這個場景,好像似曾相識?

我不自覺地憶起往事,眼前橙黃色的夕陽,慢慢被淚水化成模糊一片。

記得那天,幼羚和我一起,約定在山頂上看日落,我還心想,幼羚該不是有甚麼驚喜給我吧?

去到山頂,只見幼羚已經早早到了,她和平時好像有些不同,臉上總帶著的笑容,好像不見了。但我當時沒想太多,只說:「呀!幼羚,你怎麼這麼快到了,我遲到了一點,真是不好意思呢!」

「沒關係的,我不怪你。」幼羚說。「哇!幼羚你看!夕陽快下山啦,再不看就沒有了!。」「嗯。」只見幼羚微微笑道。

那時的夕陽,也像現在的那麼美麗,只是那天的夕陽,在我記憶中,好像蒙上了一層灰色。

「夕陽真的好美啊,可每天夕陽出現的時間怎麼那麼少呢?唉!」我對著面前快要消失的夕陽說。「是啊……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一心……對不起!」

聽到幼羚這麼說,我感到很奇怪,還有些不安。我轉頭望向幼羚,在暖暖的夕陽中,我清晰地看見她的臉上多了兩行淚。

「幼羚,怎麼了,你可別嚇我啊?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我追問。「因為我媽媽患了重病,需要到外國治病,我們一家,都已經辦好了移民手續。下星期……就要走了。對不起!一心……真的對不起。」幼羚哭著對我說。

「我和你,從小學一年級認識到現在,我一直把你當作我的朋友,你為甚麼不早點告訴我,你把我當甚麼了?」我很生氣,說完便怒氣沖沖地走了……

在那次會面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幼羚。我望著眼前美得像一幅油畫的夕陽,忍不住流下眼淚。我痛恨自己當初和幼羚不道而別。

眼前的夕陽只剩下半圓,伴隨著身邊被染成七彩的雲,慢慢消失……最後只剩下將要變成全黑的晚空。


老師評語

描寫景物出色,情景交融,對話凸顯作者的不捨之情及兩人深厚的友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