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電影中找到快樂

錢包中一疊厚厚的戲票,由舊到新,印證了每齣電影的存在。有的早已下線、有的還在上映、有的剛剛上映,它們就如生命般,有著與眾不同的特色,等待觀眾慢慢探索。一旦揭開蘊藏於其中的道理及意義,則教人大腦產生腦內啡,使人愉悅快樂。而我,從浩如煙海的電影中,找到那無法取替的快樂感。

電影的類型分為很多種,種種都有著引人入勝之處。動作類型電影呈現不同打鬥場面,《葉問》、《皇家特工》等都幕幕精彩,喜愛格鬥畫面的我亦從中看得如癡如醉。你一拳,我一腳,可謂電影界中的探戈,有著如跳舞般的節奏;恐怖電影中主角步步驚心,觀眾皆看得喘不過氣來,彷似代入角色本身,懸疑的音樂配上嚇人的鏡頭,令人看得刺激之餘更觸目驚心;喜劇更是令人從電影中找到的快樂之源,家傳戶曉的周星馳系列,以及外國流行的黑色幽默電影使人笑破肚皮,也令人反思社會現況,因此喜劇亦可作為表達對社會不滿的平台;愛情片同樣如是,教人敢愛敢恨,有人能從中得到解脫,亦有人因此墮入深淵。於我而言,若劇情訴說如己相同的經驗及感受,已是我得到最大的快樂。電影的魅力就是如此吸引觀眾,各司其職,給予我們不同的特色,令我們從而產生不同的情緒,這也就是我對電影所產生的喜悅,能從萬花綻放的森林中,找到不同鮮艷奪目的花朵,作為心靈的填補物。偶爾在電影中發現「彩蛋」,亦是令觀眾著迷的地方。以漫威超級英雄電影及迪士尼動畫片為例,粉絲能從一套電影中找到其他電影角色的出現,或找到與漫畫相似之處,甚至從一些細微的位置中找到與角色相關的資訊。譬方說,我曾經於電影《挑戰者一號》中找到六十多個彩蛋,該電影是講及人們從虛擬實境中進行遊戲玩樂,因此電影出現很多我熟悉的遊戲角色。除此之外,《挑戰者一號》亦出現很多其他電影的情節,最為人知曉的是恐怖電影《閃靈》的大酒店,血海從升降機湧出一幕使很多觀眾產生共鳴,禁不住與鄰座討論。因此,電影中的「彩蛋」給予我小小的提示,大大的快樂,教我不能只聚焦於劇情及角色,更要留意電影的微細之處,從而使整套電影發揮到極致,更耐人尋味,讓觀眾有回帶之慾。

當然,從電影中看到自己喜愛的演員亦是觀眾夢寐以求的,我喜愛的英國男演員班尼狄.康柏拜區為飾演福爾摩斯的佼佼者,當我得知他會飾演我喜愛的超級英雄「奇異博士」後,那份突如其來的喜悅感簡直難以言喻,對於仰慕者而言,這實在是百年難得的一大喜訊,令人更加期待電影上映,渴望擠身於戲院中欣賞自己喜愛的演員飾演自己喜愛的角色。

其實,從電影中獲得最大的喜悅,是學習到發人深省的道理以及明白電影蘊藏的意義。我們曾經也許只會「看電影」,而非「懂電影」,前者只能讓你得到視覺上的快感,而後者卻能充當你心靈雞湯,讓你不僅能享受電影的情節,角色的演繹,更能讓你有所得著,讓電影不是局限於「看」,而是擴張至「互動」,心靈上的互動。從電影的結局,通常都告訴觀眾一些哲理,而觀眾卻不自己摸索,只在意劇情的發展,相信製作人最傳達的是當中的意義,才會花盡心思鋪排劇情,選址、選角,把其意義以最適合的方式演繹出來,覺悟者如即時清楚製片人的心思,皆能使兩者因「懂與被懂」而快樂。而我,從浩如煙海的電影,領悟了種種道理,了解其意義而快樂。這些道理,上至待人接物,下至感情知識,把它們實踐出來,便是所謂的意義。

電影,教會我們很多的事,而真正使人快樂的,也許並非甚麼大道理,而是能與我成為心靈和應的伙伴,透過電影產生共鳴,有著同樣的感受及反應,以電影獲得共鳴感,這也許是我從電影中找到快樂的原因。


老師評語

立意明確,鋪排有序,例子豐富,取材新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