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忙時段鐵路眾生相

一如既往,今天又是令人感到沉悶的上學日,我懷著沉重的心情踏出家門,走去那又狹窄又擠擁的大圍火車站上學去。

大圍火車站是連接兩條鐵路線的中轉站,那裡常常塞滿了人。我剛到火車站,看到人們在閘口亂中有序地排隊進入。人們在排隊時如一群沙丁魚走向月台,我在人群中不斷受到碰撞,令我感到少許不滿。突然,從後方跑來了一個渾身臭汗的肥男學生。他一邊喘著氣,一邊向前衝。那群沙丁魚彷彿碰見了一條大鯊魚般,紛紛退避三舍,敬而遠之。這令原本擠滿了人的車站添加了一份混亂,亦令心情煩躁的我變得更煩厭。

好不容易行到月台,一會兒火車就到站了。但是要從月台走上火車是場攻城戰。「叮噹」,車門開啟。那響鈴聲猶如打仗時的號角聲,人群聽到後馬上提起腿,竭力衝向車廂裏,希望能爭得上車的機會。車外的人擠往車廂時,車內的人也不閑著。他們為了有更大更舒適的空間,不惜站在車門旁邊,組成人鏈抵擋車外人的進攻。就這樣,我們進行了一場激烈的上車攻防戰。車務職員見狀,連忙拿著擴音器說道:「請上車的乘客行進車廂內。」不過,在這個緊張關頭,難道會有人聽從職員的指示?結果,職員的勸告對場面不僅沒有任何幫助,還徒增了噪音。

經過一番耗了九牛二虎之力的惡鬥,車外的乘客終於攻下了列車。我亦只能感嘆說一句:「香港人,真自私啊!」

上了車又是另一番光景,車廂內除了行駛時發出的聲音外,十分寧靜。車上不論是站立或者坐在座位的乘客都戴上耳機。有的人在聽音樂,有的人在玩遊戲,有的人在發短訊。他們低著頭,對周遭的人與事都是漠不關心。而且,他們的嘴臉十分木納,毫無表情。我想他們都跟我一樣早就被工作拖垮了,對生活感到疲倦吧。

比起一眾低頭族,更吸引我的是一位老婆婆。她看上來大約七、八十歲,十分消瘦,弱不禁風。她獨自一人站在座位旁邊,默不作聲的。有些坐著的人瞄了那位老婆婆一下,然後裝作看不見她,又依舊低下頭裝睡。我看見另一個坐在座位的乘客更可笑,他盯著那些裝作看不見老婆婆的人,眼神十分憤怒,其實他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卻一臉正義凜然地怒盯別人。而我,只是其中一位站著的乘客,真是無能為力。

最後,列車緩緩到達目的地,眾人紛紛下車。下車後的我在思考,為甚麼香港社會變得越來越撕裂。我想是政府的無能,令市民的生活素質毫無改變。同時市民的自私自利令香港的人情味漸漸減退。我作為香港人,對此越來越絕望了。


老師評語

立意尚明確,能生動地描繪眼前景物,體會及感受深刻,末段感想發人深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