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樹

  • 作者: 林雨杭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18
  • 學校: 顯理中學

晶文薈萃 十優文章

校園裏有棵老榕樹;高並且大,堪堪佔去校園中不可忽視的頗顯眼的一部分;老樹不是這裏的來客,當時學校遷址來此時,便原已存在了,而今,為了尊重這位「原住民」,校方便給予它足夠大空間以任其伸展。顯理所有窗子彷彿都向著它,眾師生每每要做些什麼,要去往哪,幾乎都能夠看到這棵大樹,而且都樂意看到它,依賴它。榕樹在各人心目中,佔了不可忽視的一部分。

一些人覺得老樹總帶一股悲感,就因為它的龍鍾和笨拙似的老態。其實不然,上學日的每一天,大榕樹佇立在校園中心地帶,感受著那四方八面,各各彌散的青春氣息;來自籃球場上披著橙光的年青人,如金蛇靈動的身姿;還有人羣迸出的陣陣喝彩;小食部,年青人圍坐一起,乘興而起談著新鮮的話題。這一切讓它也青春煥發。誠然,觸手之處樹皮粗糙難耐,溝溝壑壑如黃河,不盡的山川,卻又讓人感到它深藏表皮下的滾燙的脈搏,骨子裏熱情,一切,如同年輕人。我心想,若脫開地的束縛,榕樹定渴望加入到校園的合唱團中,還有舞蹈組,歡歌載舞,洗刷掉衰老的痕跡。去證明它心中毫無老氣。

老榕樹本身是沒什麼好玩可的。但昔日與朋友相聚的時候,大家就偏偏喜歡往它扎根的所在去。小息;抑或午息間的快樂,是老樹前的一排石椅。石頭椅上,是彼此的高談闊論,對今日的訴說,和對明日的無量憧憬。

兩年前按老師的吩咐,也曾寫過一篇有關榕樹的文章。

今天老樹光景依然;改變的是個人的心境;雖然,日車馳上中天時,它依然給我們遮去酷熱;大雨俄襲,也為我們擋去白雨如注。但是,眼下,令我們真正害怕的不再是狂風暴雨。我們都在成長,而成長的副產品太多,每個人都為考試的戰爭意識所主宰,不惜付出地競爭。而到底的競品名為「大學名額」,這項競品令守制讀書的學子忍受眷眷無窮的壓力——我們最終成為了焦慮的主力軍。

兩年後重執起筆,望著老榕樹。目下雨季,強風盤桓。俄見眼前一幕——老榕樹昂起頭,生生吞下風的痛擊,雖無可奈何,斷斷不肯示弱半分。其身越經風雨吹拍,樹皮更為堅韌。它的根部,早已深深扎入泥層,做好迎風準備。這樣的一幕,亦似乎數十年如一日。

老榕樹到底經歷了多少次風雨的錘煉,始得今日的姿態?若老榕樹沒有勇氣以直面風雨,反而日夕惴惴,如何能埋根萬丈,挺立天地之間?我不禁在想,而終於得出了答案,在處世問題上得出了答案;我們得長出厚實的鎧甲,如同裏著大榕樹的樹皮,教我們不怕外界的侵擾,同時得到內心的踏實;我們還須潛心苦學,穩扎穩打,方有實力面對最後的考試。堅持到最後一刻,就算天快亮。原來老榕樹本身是很值得我們學習的。

校園裏有棵老的榕樹;它的崢嶸壯大,本可以為更多人所銘記,然而它不願;老樹自此栽在顯理,它獨願永遠鮮明於顯理人心中。

校園裏有棵老的榕樹。它的年輪一圈一圈,顯理中學圍在它曖的臂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