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溫暖來自自身

  • 作者: 鄧美棋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15-10
  • 學校: 曾璧山中學

溫暖,是寂靜冷凍裡的一面壁火,是窮困潦倒時的一口熱粥,是偶然相逢時的會心一笑,甚至是一次回眸,一聲問候,一盞等你歸家留下的小燈。溫暖,讓生活多了一份希望。

也有一種溫暖,來自我們自身。

三月的春風不醒,肅殺的冷風未去,死寂的清晨,道路一點一點清晰。行人天橋開始注入幾個匆匆趕路的身影,呵著冷氣,帶著各自的匆忙無聲遠去。

我還是冒著這冷冽的低溫出門了。一雙手凍得通紅,耳朵也沒有了知覺,冷風開玩笑似的從領口往脖子鑽,我瑟縮著走上行人天橋,幾個冷漠的面孔無聲掠過,這天氣似乎又更加冷了。心裡難免有些憤然,為何春天還是如此遲來?我開始厭惡這冷冰冰的早晨,開始討厭這死氣沉沉的行人天橋,這冷風,這些冷漠的面孔。

我捂著凍僵了的耳朵,幾絲朦朧的琴音緩緩入耳沁人心脾。這才是春天的熱度!我四下觀望一番,隨著絲絲入扣的琴音而去,終於在不遠處,看到了坐在地上彈吉他的青年人,似乎穿的有些單薄。唉,可惜這天氣不好,我還在對著低溫斤斤計較,笑聲卻穿透風聲而來,伴著琴音起起伏伏。我忘卻了抱怨,仔細地看著他們的笑臉,那是一張張平凡無奇的臉,甚至凍得有些乾裂,眼角卻彎成了喜悅的模樣,看向彼此的目光清澈如斯,嘴角的弧度是滿溢的幸福與愉悅。春天,在他們那裡似乎來得更早。三月的冷風裡,寂靜的清晨中,冷硬的天橋上,我站在溫暖的對面,欣賞著別人的笑容,他們的溫暖,不是因為厚重的衣物;不是憑藉壁火的熱度;不是仰仗晴天的光顧。他們的溫暖來自自身,正如他們的笑容發自內心。

我輕輕地走開了,琴聲漸漸遠去,卻在我的耳畔逐漸清晰,我輕聲地,慢慢地,哼起了陌生的旋律,春天或許真的快到了,遲到了也無妨,即使沒有來自艷陽的溫暖,我也可以用自身的溫暖面對寒冷,面對未來。

也許,暖陽初照時的光亮;春風初醒時的熱度;烏雲漸去時的晴日都不足以溫暖你我,但只要你輕輕地伸出雙手,微微環繞,給自己一個小小的擁抱,別忘了加一點微笑,你就會發現,那份來自自身的溫暖足以填滿一次又一次的寒冷。

願,那份來自自身的溫暖,常伴你我,四季如春。


林翼勳博士評語

此篇前半營構寒冷之環境氛圍,而以琴聲振起,彈奏者之愉悅笑容,發自內心,乃基於本身之溫暖,正切合題。


本文章獲輯錄於 《晶文薈萃 精選文章》第 7 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