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影

望著那漸行漸遠的背影,我的心中泛起點點漣漪,久久不能平靜,販夫走卒,社稷之境也,那條在夕陽下越來越長的背影,深深的刻在了我的腦海裏。

當夕陽的光輝揮灑在大地之上,泛起點點刺眼的光芒, 站在高樓俯瞰,一切繁華盡收眼底,街上車水馬龍,路上車煙四起,各色人海與車流在我的注目下穿行而去,走下樓,更是欣欣向榮,高檔的門面,四起的高樓,寬大的柏油路,無不透露著極度的繁華與富貴,各式事務從我的眼中穿行,但真正吸引我的,就只有在那燈火闌珊處,一個勤勞的清潔工。

她頭戴草帽,身穿橙色衛衣,一頭銀髮在烈日下格外矚目,她的衣著簡陋卻十分醒目,而手腕上戴著一塊先進的電子錶。哦,那其實不過是她的“電子鐐銬”罷了,只要她稍作休息,它就會提醒她,該工作了,如在摸魚,那就要罰款了……在這繁華的都市中顯得格格不入。在陽光的烘烤下,晶瑩的汗水劃過她的面頰,粗獷的喘氣聲在城市的喧囂下微不可聞,她站在人行道的中央,但人流卻圍繞著她,形成了一圈隔離帶,似是一顆瘟神,令人避之不及,可她卻好像早已習慣,靜靜地在人群中穿梭,撿起人們丟在地上的垃圾,然後默默地裝入那垃圾袋內,繼而步向另一處。我站在遠處,望著這年邁的背影,目睹著這一切,不斷重複著,不斷重複著......

但人終歸不是機器,只要是人,就總也有犯錯的時候,一塊不起眼的地磚絆倒了她,重心不穩,迫使她抓住了身邊的一位途人 ── 一位身穿西裝革履的女人。那清潔工看見身旁來了一個依靠,仿似認為自己可以逃開命運的捉弄。可是,那女途人手臂一揮動,清潔工隨即被推倒在地上。「滾開!骯髒的清潔工,你知道我這套西裝多少錢嗎?你敢用那髒兮兮的手去碰她,如果不小心弄壞了,你幾個月的工資都不夠賠!」只見那清潔工扶著腰緩緩站起來,趕緊給那位女途人賠個不是,不斷說是自己不小心,並不是故意的。那女途人本想繼續糾纏,但眼見周圍的圍觀人群越來越多,也只好悻悻作罷。離去時,女途人仍不忘給清潔工還以兇狠的神情,帶上蔑視和滿懷惡意的眼神。那種令人心寒的神情,至今我仍難以忘懷。

被狠狠盯上白眼的清潔工驚魂未定,步履蹣跚地走向路邊,緩緩坐下,一是為了緩解一下剛才的心情,二是休息一下身軀。顯然,剛才那一下對她造成了不小的傷害,我買了一瓶電解質水,給她遞了過去,她看看我,起初表情顯得愕然。當她接過那瓶水後,面露苦澀的喝了下去。她的眼眶中淚水打轉,是啊,是啊!我懂,我都懂,那是一種無人理解的痛,社會的鄙夷、上司的壓榨,形同機械的生活,沒有希望的未來,人要怎樣堅強才能堅持活下去呢?而作為國家的未來,民族的支柱,我卻只能無力地看著這一切,它可能在這裡,也有可能在遠方,也有可能在未來,一次又一次的發生,我唯一能做的,只是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幕幕令人悲痛的畫面再次重演。許久,那位清潔工老奶奶開口了:「年輕人,謝謝你,我已經好久沒有被人尊重過了,謝謝……謝謝……」淚水劃過她的面頰,打在了炎熱的路面上,為什麼啊,為什麼啊?那個屬於勞動人民的過去,怎麼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呢。愈說,她的身子顫得愈厲害,到最後,她連一句完整的句子都吐不出來,而我,只能無能為力地凝視她,卻不曾可以改變它,即使愧疚啊,無奈啊,憤怒啊,但這又何濟於事呢?

在那「寶馬雕車香滿路,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一個白髮人,一個黑髮人,白髮人苦於改變,黑髮人卻苦於無法改變,這又何嘗不是……不是一種諷刺呢?

販夫走卒,社稷之境也,在那繁華的背後,究竟隱藏著多少苦難,多少心酸,多少無奈呢,我不知道,可能也沒人會知道。

十五分鐘過去了,她的「鐐銬」提醒著她,該工作了,她拖起沉重的身體,徐徐走向那繁華的街道上,夕陽的餘燼照耀著她的輪廓,就如同曾經一般,她的背影愈拖愈長,而我的心中,卻久久不可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