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頭族

平日機不離手的我因約了一心而趕著出門,把手提電話留了在床邊。我一如概往地踏入地鐵車廂內。我如常在手袋中拿起耳機,正打算拿出手機時,糟糕了!我竟然沒有帶手提電話外出。我頓時覺得身上好像缺少了一塊肉一樣,渾身不自在的,心裏忐忑不安。「會不會有很多人找我呢?沒有回覆一心的訊息,她是否會擔心」?我滿腦疑惑和不安。可是沒有手機的把玩,沒有音樂的伴奏,沒有短訊的騷擾,竟然使人生變得既舒適又自在。

下車後,我加快腳步前行。看到一心熟悉的身影,就知道自己已到達了目的地。我眉開眼笑的跟她打招呼,她竟沒聽見。我只好上前拍她的肩膀,她才尷尬地除下耳機,屏敝了手機螢幕。她這舉動令我想起平日的自己,只顧及自己的手機螢幕,忽視別人的招呼,然後點頭代替簡單卻窩心的招呼。

到了餐廳後,我們面對著彼此,一心默默無聲的掏出電話,手指不斷在螢幕上滑動,沒有跟我說話的意慾。我忽然回想起平日,大家都只顧眼前的手機,忽視眼前人,更沒有談天說笑。沒有電話的我只能呆在餐桌前,看到我點的食物在面前,平常一定會拿出手機拍照,一邊回短訊,一邊吃東西,根本就不會用心享用食物。十分鐘後,我抬起頭來,看到一心還在為食物拍照,選擇適合的過濾鏡,完全沒有互相分享食物念頭。「為甚麼你沒有回覆我剛剛傳送給你的視頻?」「我沒有帶手機。」一心愁顏赧色地說:「原來如此……」繼續低頭在手機的螢幕前,連對我為何沒有帶手機的原因都毫不關心。彼此之間好像有一道無形的牆壁阻隔了我倆,無法融入她的世界,難道我們多年的友情就輸在手提電話?空氣彌漫著一股尷尬的「氣流」。所謂的「小聚會」就以一個冷漠的擁抱無聲無息地結束。

回家時,已是黃昏。在地鐵車廂內的我看著窗外那金黃色的晚霞在跟我招手,像一幅壯麗的風景畫。我左右一望,發現車廂身邊的人卻是平日的我,著了魔似的。握著手機,他們不是瀏覽社交網站,就是傳短訊或玩遊戲。我頓時覺得自己彷彿與世界失去了聯繫。到了下一站,乘客便馬上衝進車廂。此時,一位頭髮斑白的老人邁著蹣跚的腳步走進車廂。座位已滿,大家都垂著頭,似要掩蓋自己的冷漠,沒有要讓座的念頭。我趕緊起來讓座給那位疲憊不堪的老人。那位老人激動地說「謝謝你,有心人,真難得有人讓座給我。平日的我都被別人無視,沒有存在感 。」我頓時感到慚愧和羞恥,因為我根本就不是那老人形容的「有心人」。平日的我會不自覺地無視了身邊的人,今天是我第一次讓座……「不用謝,看到精疲力盡的人時,我是應讓座。」我心裡滋滋的,老人也露出了一絲慈祥。「年青人為何你不是在用手機?如果我的孫子也是跟你一樣真好。平日總是我製造話題,而我的孫子只會微笑回應,眼睛從不離機,使我感到無比的孤獨。雖然我也有電話,但我只會在必要時用,我不明白現時人怎能在網絡世界生活,沉迷當中。」老人低頭小聲地說。

此刻,我有一番內疚。昔日的我整天縮在手機裏,起床睡前也是用手機,好像小小的螢幕比身邊的人更重要。媽媽常說「互聯網只是工具,人與人距離疏遠是自身原因。」經過今天我終於明白這句子。生活重心應該是有感情的人,是不是冰冷的機器。

今天我們都被科技寵壞了。在沒有手機的年代,就算通訊不方便,他們都會有方法去通訊,彼此的關係都不會疏遠。可是,現在我們通訊方便了,卻拉遠了人心。

經過這次沒有手提電話的一天,我體會到少了「智能」,多了自在,我的天空也變得更闊。手提電話的用途其實是方便我們的生活,我們卻讓它帶走了許多富有人情味的人與事。現時的人大部分都沉迷於網絡世界 , 不懂得欣賞身邊美麗的風景,不懂得面對面與別人交流。就連見面時我們都不能投放心思於對方身上,實在太可惜了!我認為使用手提電話最重要就是保持克制 , 恰當地使用它,避免沉迷或過分依賴。你的生活是被手提電話控制,還是你操控手提電話?

現代人要活在當下,就要放下手上的發光機器。小點依賴,多用心感受世界的美好,多留意身邊的人和事。為生活保留一點「人情味」,為世界添上色彩,一定會發現生命更多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