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石的勇氣

攀石牆上,有一位小男孩十分害怕,遲遲不肯向上攀,彷彿對前方充滿了恐懼, 但是我沒有責備他,在姐姐的提醒和陳教練的對照下,我便微笑地鼓勵他說:「不要緊,我拉著你,你放心」, 男孩看見我的臉容,起初還有些許猶豫,但最後都鼓起勇氣向上攀爬。

今天在攀石場上遇到一些小插曲,其中一位男學生遲遲沒有上去,樣子十分掙紮。無論如何他都沒有向前踏步。周圍開始有些涉涉私語,好像都在嘲笑這個他的怯弱。我便前去詢問這位小男孩。「你在幹甚麼?」我問,他回答說:「我不敢。」「不敢?怕甚麼又不會跌死。何況你是男孩子?怎能連小小事情都害怕呢?快上去。」我大聲喝駡他。頓時,全場一片肅靜,所有目光都集中在此處。小男孩看著我, 但不敢與我對視,他的眼中充滿了恐懼之意,全身在微微顫抖,直到那天為止他都沒有成功爬上去。 那天夜裡,我不免進行反思,我這樣做真的正確嗎? 他會不會因而懼怕我呢 ? 從此不再攀石呢 ?然後在我不經意間看見了一張我和姐姐單車的合照 , 回想起了那次相似的經歷……

那天天色暖和,太陽的光線射向了整個公園,陽光明媚,像似給小城抹上的淡淡的金輝,陽光灑在湖面上,湖上泛起點點金光,為這湖面增添了幾分嫵媚。那時候的我第一次學踩單車,由於我害怕跌倒,因此遲遲無法向前踏板。我的內心充滿了很多不同的聲音,有的聲音在說我不要那麼膽小;又有的聲音告訴我不要向前;同時亦有聲音在恨自己為甚麼無法下定決心。其實我知道的,要學會踩單車無不向前的道理,但是就是害怕,我的腳遲遲發不出力來。姐姐並沒有責備我,反而在單車後綁上棍子並告訴我說:「你踩單車時,我會一直跟在你後面,用這條棍子把你扶穩,所以你不用擔心會摔倒哦!」接著用手摸摸我的頭,朝我露出一個溫暖的微笑,陽光恰到好處地灑在姐姐的臉容上,與姐的笑容相互交映,顯得那微笑格外親切,看著那情景,我的嘴角彷彿不自覺地翹起,然後不知為甚麼身體突然充滿了勇氣,我騎上了單車並向前踏上一步。

次日,一切如常,但今天陳教練的班會在我隔壁的場上課。我看見陳教練的到來,他的身邊圍著一群學生,大家臉上都掛著笑容,齊向攀石場奔來,每個人都彷彿躍躍欲試,恨不得趕快攀石,整個氣氛給人一種其樂融融的感覺。反觀自己班,可以說就是陳教練的相反,我開始在意為甚麼他們班的感覺會如此不同。 陳教練的學生開始攀爬,有的人很快便上手,而有的人對攀石感到恐懼,不敢向上爬,但是無論是怎樣的人,陳教練都只會以微笑對之,一個微笑一個點頭, 彷彿一劑鎮定針 ,那些害怕的學生不知為甚麼整個人冷靜了下來,眼中的眼神也變得堅定,然後向上踏步。其實陳教練甚麼也沒做,但是卻取得出其意料之外的效果, 那我和陳教練究竟相差在哪裏呢 ? 同樣是教練,班上的氣氛卻是截然不同 ,我決定效仿他的做法。

我先將昨天的男孩叫來要他成為今天第一位攀爬者, 小男孩聽見我叫了他的名字,有如初夢驚醒,「咦」了一聲,一霎間, 全身緊張得像石頭, 我拍拍他的肩頭, 讓他放鬆下來,先對昨天的事情道歉,然後與陳教練一樣微笑對之。 小男孩與昨天的稍有不同, 他望向我的眼睛眼中充滿困惑,但很快他便從我的笑容裏得到了甚麼,眼神漸漸變得堅韌,「 我真的行嗎?」 男孩尋求肯定,而我只是保持笑容點一點頭, 我不曉得是我眼花還是甚麼,但是我確實看見男孩的嘴角掛著,一絲,微微的,不顯眼的笑容。男孩如昨天一樣攀爬,但與昨天不一樣的是, 他腳向前踏了一步,手微微震動, 在用力拉扯, 周圍的人都沒有出聲沒有嘲笑,大家都感受到男孩身上的毅力。男孩身軀微微向上蠕動終於爬上了第一步, 然而下一步卻 一個失足跌落了下來。 「不要緊再來!」我聽見周圍發出諸如此類的聲音,每個人都面帶微笑, 男孩看著周圍的微笑,眼神變得更加堅毅。

攀石牆上還有其他不同的初學者,他們爬上去的時候都是腳震震的,十分徬徨,亦十分狼狽,那些被喝罵的學生顫抖的十分厲害, 樣子給人十分痛苦的感覺 ,那些被微笑鼓勵的學生 , 身體鎮定得多,即使跌倒了很多次他們也堅持向上,試圖超越自己的極限。

人是一定會有懼怕的,即使是一些攀石老手,當他們探爬上去後亦都會感到驚恐。即使聽別人說一定不會跌到一定不會受傷,你亦都會感到恐懼。而被別人嚴茍教導或嘲笑,以恐懼對恐懼,反而會令你更加之膽寒,因為你本身就已經在壓抑著自己, 就如一個計時炸彈,時間過後便會爆炸,被人喝駡更如提早引爆 ,那恐懼就會無限地擴散,令到你以後再也不敢向前。面對對方的徨恐就必須要以微笑對之,用用微笑替對方消除心中一切的疑慮。 在踩單車時,就是因姐姐那對我充滿自信的笑容,我感受到一股安心之意渾然從心底處傳蕩開來,遍及全身,原先感到的畏縮之意,便像氣球洩氣一樣,漸漸沒落。 而那笑容,亦幫助了我後期在人生中面對不同的困難, 不同的坎坷。

微笑,一個人類的基本動作,別小看了他,你彷徨時,他人的一個微笑會使你鎮定,你累了時,他人的一個微笑會使你能量大增。人生就似一張白紙,我們每走一步就給白紙添上一筆,微笑就是不能缺少的顏料。

小男孩攀爬完下來,他對著我露出了一個獲勝微笑, 不是隱隱的,他確實在笑。而此時此刻我亦都相信,今後不論是攀石或其他困難,小男孩已經成長成能夠面對他們的人。 而我也在心裏默默地獻上祝福,祝福他也能在他日以微笑成就更多人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