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重遊有感

自從我踏入青少年時期以後,就幾乎再也沒有回過家鄉。

最近由於舅舅結婚,我們便回到家鄉參加他的婚禮,也順道留下來閒住幾天。於是,我們一大早便收拾好行李,踏上返鄉之旅。

返鄉之旅並不簡單,從香港乘坐過高鐵,再轉乘長途巴士,最後再乘搭摩托車,經過迂迴曲折的路程才能到達外婆的家。我一路上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乘車,期待著這趟返鄉旅程,也同時猜想著家鄉是否依然恬靜純樸。

火車從隧道出來,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白茫茫的雪景,讓我忍不住連聲讚嘆,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雪景,我連忙用取出手機拍照留念。記得上次乘搭火車已是我童年之際,那時窗外的景色是一片金燦燦的油菜花田,彷彿看見一個黃金國度,可是此景回不來了。

到站後,我才驚覺火車站已重新裝修,不再是破舊不堪的露天火車站,不說我還以為自己置身於大都巿的地鐵站裏。我突然懷念起昔日小販在火車站裏的叫賣聲:「熱騰騰的烤蕃薯、糖炒板栗……」還記得當年只有四歲的我扯著媽媽衣角,央求她給我買來。這些景色,如今都已消失不見了。

「一心,該出發了,我們還要搭車呢!發甚麼呆呢?」媽媽叫我,我這才回過神來,跟著大隊出發。騎著摩托車翻越斜坡後,發現路邊的樹木都不是童年時所見到綠油油的一片,而是被大雪所掩埋,看著一棵棵大雪球,我笑了。

終於到外婆家了,看見外公外婆兩口笑著迎接我們,我這才發現外公外婆又老了許多,臉上的皺紋都遮不住了,白髮也變多了。歲月不饒人這句話可作見證,我從孩提時代一路走到少女,我成長了,他們卻已年邁了。外公外婆的身軀越發佝僂,白髮蒼蒼且帶有蓬鬆之感,時隔幾年,卻真應了那句「朝如青絲暮成雪」。

進去木屋以後,所有擺設都是老樣子,無非多了一些囍貼掛著,明天是舅舅的婚禮,所以這屋子也要裝飾得喜慶一點。晚飯過後,我和外公一同掛起大紅燈籠和鞭炮,然後走到以前的稻田那裡,想看看那块農田和那養豬的高樓還在不在。只可惜的是,農田仍在,那高樓卻拆了。我記得當年我第一次看見小豬從高樓裏跑出來,還覺得很新奇。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早早地換好衣服,等著舅舅接未來舅媽過來了。此時,很多人都敲鑼打鼓,非常熱鬧。過了一會兒,一輛黑色私家車緩緩駛來,看見舅舅和未來舅媽,舅媽真好看,美若天仙。此時,外公悄無聲息地點燃鞭炮,噼哩啪啦地作響,就促成美事一樁。熱鬧過後,我們終於可以很溫馨地吃頓團圓飯了。

後來舅舅主動請纓帶我們四處參觀,家鄉基本上都已經變了樣,沙石路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光滑的平路,不用像童年時那樣,難受地坐著麵包車一路搖上來了。幸好現在已經把瀝青路鋪好了,家鄉也跟得上現代的步伐前進了。

我再跑去後山的山坡,還想看看那條滿載我童年回憶的小河是否仍舊流淌,結果卻讓我很失望,它已經變成了一大片茶葉田。小河不在了,但我彷彿仍能看見童年的我和表妹、小姨她們拉高褲管站在河裏玩耍,相互潑水,坐在那塊大石頭上光著腳丫子踢著水花。

可惜此情此景已不復存在了,舊地重遊,那是別有一番滋味,不僅懷念起兒時的故鄉,以前的那些打鬧聲、歡笑聲仍在我耳邊迴響,彷彿是昨天才發生的事似的。我看著天上的星空,多想把兒時的星空給扯下來再更換上去,這樣就能永遠保留著以前故鄉的夜了。可是,就算我再不捨得以前的故鄉,我也要學會放手,此故鄉非彼故鄉,我也很慶幸故鄉可以與時並進,像如今安裝了網絡真的是意想不到,是時候與舊的故鄉告別了,因為我已經把它塵封在我的記憶裏了,當然新故鄉的到來也未必是件壞事。

我開始有所期待了,因為我也不知道下次見面是何年何月何日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