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如一碗酸辣粉

有人說,生活就像一趟充滿未知的旅行;也有人說,生活就像一股潺潺流淌的泉水; 還有人說,生活就像一盤錯綜複雜的棋局。要我說,生活猶如一碗滋味豐富的酸辣粉,鮮香無窮,一碗嚐盡生活百態,讓人回味無窮。

也不知從何時起,不喜酸辣的我喜歡上了酸辣粉這種小食,它並不是甚麼名揚天下或者是千金難求的食物。相反,它的店舖通常都開在市井??鱗次櫛比的街道旁。價格也十分親民,無論是首富,還是市井小民都吃得起。食客們摩肩繼腫,在結束了一天繁重的學業和辛苦的工作後,終於不用正襟危坐,可以放鬆身心,邊說笑,邊品嚐。

「勞駕,一碗酸辣粉……」

這紅彤彤的一碗粉,聞著就讓我胃口大開,我迫不及待地夾起一筷子粉放進嘴巴裏。「鮮」故然充斥了我的味蕾,猶如高山流水,千里覓知音的感覺。讓我想起了抽獎抽中一等獎,廚藝又進步了等等。一些美好的事物,我不禁嘴角上揚,眯著眼睛享受這美妙的滋味。

「辣」緊隨其後,情境急轉直下,就似李斯特的《冬風》一般,看似溫柔的開頭只是為了麻痺觀眾,好讓它猝不及防的帶出後面的激昂。我的舌頭好像被千千萬萬個音符攻擊,它們「叮叮咚咚」地在我的舌頭上跳躍,上一秒還沉浸在鮮味中的我下一秒就被辣出了眼淚,淚腺像是不受控制一般,這刺痛的感覺加上眼淚的加持,不僅讓我想起了許多傷心事:被誤解、被冤枉,不善言辭的我。舌頭就像被這辣味攻擊了一樣,既吵不贏對方,也不屑向對方辯解。只能默默地承受著刺痛,還要表現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我悄悄觀察了一下周遭的食客,發現他們也被辣得眼睛微紅,嘴裏不斷地抽著涼氣,還有不少人被辣得直掉眼淚,我做一下感覺平衡了起來,剛才的仇大苦深也煙消雲散。

「酸」跟著出來了,它不是那種讓人難以接受的酸,反而會細水長流地進入你的味蕾,讓你慢慢接受它。它的溫柔不禁讓我想起了一位令我尊敬的長輩,總能在我失落和失意時向我指領方向,猶如一盞明燈照射在我生活中。這種酸味中和了刺激的辣味,循循善誘地將人帶出了那些痛苦、不堪回首、不願提及的往事中,讓人起伏不定的內心變得平和下來。那一刻,我突然間就理解了陶淵明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了。當心境變得平和後,甚麼爾虞我詐、心痛失望的過往都變得輕如鴻毛,不值一提了。最重要的是活在當下,生活還要繼續,怎可因小小的挫折便負了生活呢?

「香」隨著濃郁骨香的湯底和炸得香脆的花生碎一併散發了出來,香而不膩,與吸飽了湯汁的水晶紅薯粉搭配得當,相得益彰。真讓人忍不住一口接一口地吃,卻也因為每一次吃入口的配料種類份量不同,讓人永遠猜不透下一口是甚麼味道,宛如我們未來的生活,不是從一開始就定好的,比如說這突如其來的疫情,切亂了許多人的生活。從前只存在於「聽說」的沙士,如今真真切切體驗了一把,超長「假期」比起零三年有過之而無不及。有的人不懼風險,戰於前線;有的人不辭辛勞,負重前行; 還有的人雖不知未來如何,但也願意盡己之力幫助他人。生活雖充滿了未知,但也因為善意而變得美好。與此同時,酸辣粉也讓我們明白,我們雖然不知道生活的下一步會出現甚麼,但要有去探索的勇氣。未來的美好就如酸辣粉中的「香」一般,吸引著你不斷前進。

「勞駕,一碗酸辣粉,少辣,不要蔥。」

生活如何前進,還不是根據你的選擇而定?不馳於空想,不騖於虛聲,腳踏實地,勇敢探索才是推進生活的好方法。嗜辣的人可以加辣,勇於追夢不懼挑戰,酣暢淋灕,絲毫不悔;嗜酸的人可以要「多酸」,雖不是每個人都理解的選擇,但不受影響,保持平心;喜歡吃原味的就甚麼都不加,不追刺激,安安穩穩地生活……

一碗酸辣粉,道盡千萬事。生活的滋味萬千盡在一碗粉中,你我雖食客,卻是生活中的過路人。這碗粉的未知、複雜、快樂、悲傷也是推進生活前行的一項項重要因素,個中滋味也只有你自己才能品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