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不想忘記的是那個起舞的身影

生活必有遺憾,生活絕非完全美好,但點點滴滴的溫柔,能散發著炙熱的光芒,照亮了不知誰前進的路途,叫人發現原來生活不必奢華,簡簡單單的陪伴已經十分足夠。

爺爺的家在一棟不高的樓宇裏,透過窗戶能將樓下馬路發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我印象最深的是馬路對面的路邊,有一對以回收廢品聊以為生的母女,媽媽總是沉默不語,只是留下一個忙碌的背影。她偶然回頭,緊鎖的眉頭透露出的是焦慮不堪。

一個除夕的夜晚,我和家人在爺爺家裏吃團年飯,飯桌上充滿了歡聲笑語,到處都彌漫著家人同聚的快樂氣氛。當我前往廚房添飯時經過窗戶,偶然一抬頭,望見北風颯颯、人煙零落的街道上,有著不比屋內寒冷,更是溫馨感動的場景。

黑夜裏,街燈一閃一閃。那對母女仍在那裡,媽媽坐在摞在一起的紙皮上,身後是各種殘破不堪的廢品,她弓著背,手托著頭,本不高大的身形更顯得瘦弱。小女孩站在距她兩三米的地方,並不嫻熟地跳著舞。寒冷的冬夜裡,她只穿了一件單薄的長袖衫,但這刺骨的寒風彷彿不能打敗她小小的身軀,踏著細碎的步伐,為她的媽媽翩翩起舞。在我眼中,那一刻的她比天使還要美麗。而母親認真地看著,平日緊皺的眉頭也不知不覺地放鬆了,凝望小女孩的眼裏盡是柔情與深厚的愛。我第一次看到她露出了笑容,標示著她對女兒永無期限的愛意。她們此刻的世界美好得純粹,也構成了彼此最難忘的瞬間。爺爺家的玻璃反光鏡折射的團聚熱鬧場景與那對母女形成鮮明對比,我什麼也說不出,只覺得起舞的小女孩仿若蠟燭上躍動的火苗,在黑夜裏,是那每天背負著千斤重擔的母親唯一的光。

我忘不了那對母女,忘不了那個如同天使般為母親起舞的小小身影,解盡了母親心中的千愁萬緒。在那個除夕夜,我發現了不是所有公主都可以生活在城堡裏,但小女孩一定是她媽媽心裏永遠最好最漂亮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