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朵玫瑰

如果說世界上最苦的東西,是一個人一廂情願,偷偷的暗戀。那最甜的東西,就是兩個人明目張膽的愛戀。

你不懂? 「噓,仔細看下去。」

今天沒事情做,打算出門去公園走一走散散步。然後就看到了一個老人。疲憊的坐在路燈下。手上就拿著一束跟他全身上下一點都不搭的美麗的紅玫瑰。我看他全身上下穿的很樸素,手上拿著的那束玫瑰花應該是攢了很久的錢,想送給她老伴兒的驚喜吧,我心裡默默地羨慕著他們的愛情。本來想走的,但是......

突然,不知什麼原因,那個老人似乎是摔倒了,還痛吟了幾聲。手上那束珍貴的玫瑰花,散落在地上。一瞬間,周圍來了很多形形色色的陌生人圍著他看。我聽到有些人說「他是不是碰瓷的,現在的碰瓷手段還搞玫瑰花。」「他看起來很痛苦,要不叫個車!唉,算了,還是不要惹麻煩了!」聽到這裡,本來想走的,但我眼尖,我看到他似乎流血了。可能鮮血和散落一地的紅玫瑰融為了一體,顯得那血若隱約現的,他們沒發現罷了。我迅速叫了救護車。疏散人群,給他更多的空間呼吸新鮮空氣。我心裡默默地為他祈禱著。

在救護車來的途中,他像交代後事一般跟我聊起了天。跟我說起了他們從相遇相知相愛的種種細節。那年夏天,倆人因為一場誤會相遇,在青春時期的懵懂,初戀般的腼腆中,愛情的萌芽慢慢成長。他們二人確定關係時,正是在這裡的那棵樹下。

他生病的時候,她形影不離的照顧他。

他在外面拼死拼活的工作,回到家,她給他一切的溫柔體貼。

她因為種種感到自卑,他在背後默默支持她,鼓勵她。

他對她說過:「我永遠不會逼你生小孩,三個人的情感固然溫馨,可兩個人的感情也依舊浪漫如故。只要你願意,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只要你敢去做,我就在你身後陪你。」

黃昏時太陽落下那一刻的景色,與這段令人眼紅的愛情裡的一切比起來,相差甚遠。

我從這回憶中「醒來」。

他又繼續說道:「我的老伴兒早先就過世了,我答應她每年都在她的祭日送一束紅玫瑰。她老喜歡玫瑰了,尤其是紅色,說什麼......啊......說紅玫瑰浪漫。可我那時候哪懂這個啊,到老了才明白,晚咯。唉,我如今得了胃癌,是晚期。所以,我認定這是我最後一次為她送花,我可是攢了很久的錢才買了這很大很大一束紅玫瑰。」我深有感觸,不禁落了幾滴淚。

他還說:「我知道我這個老頭子沒多少天可活了,我不怕死!小女孩,你幫我在那棵樹旁挖個坑。選一束最好看最完整最鮮艷的紅玫瑰埋下去。我答應過她不會再騙她了......」我一個勁兒的直點頭。

最後,救護車來了,他卻走了......不過我沒有很傷感。因為,他去找他的牽絆了,他終于可以再看到她了,我為他感到慶幸。不久,有個聲稱是他們養子的人過來了,跟醫護人員處理後事了。

我在旁邊的廢堆找了個小鏟子,左手玫瑰右手鏟子。與那群圍觀者背道而馳,走向了那棵樹,按照他說的,挖了坑埋了花。

我離開之後,有一片似乎有靈性的楓葉巧妙地落在了那两个坑旁,沒錯我挖了兩個坑,選了兩朵,另一朵在隔壁。

黃泉底下,那老頭正排著隊,等著領孟婆湯投胎轉世。他很是無聊,無意間眼神瞟向旁邊的那棵「孟婆樹」,樹下站著一位美麗的老太太。那個人......跟她像極了,他一臉茫然地走過去,就那樣看著她,什麼話也不說。過了好一會兒,他終於緩過來了,抖擻地緩緩開口道:「阿英!?是你嗎,是你嗎!」

那個叫阿英的女人終於開口了,說:「你終於來了,我可是跟孟婆鬥嘴了好久,才能一直有資格在這裡等你。你......終於來了。」「嗯,我來了。」老頭說道。

這世間最美好的愛情莫過於,你陪我喝孟婆湯;陪我渡忘川河;陪我過奈何橋。我陪你輪迴轉世,相愛依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