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省

  • 作者: 黎雯茹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20-9
  • 學校: 曾璧山中學

今天我受到沉重的教訓,終於明白了自省的必要。

我從小就是貪吃貪玩的性格,就是上了小學每天都被繁瑣的功課纏身,我也改不了這調皮的個性。媽媽在私塾當幼兒教師,所以我和妹妹一直都被嚴格管教,不敢有一絲疏漏。可是我這調皮的性格又怎麼會在嚴格的管教下束手就擒呢?我總是愛跟媽媽拌嘴,她叫我往東我就偏要往西,由著自己的性子來,這樣一個不省心的孩子誰又能想到她以後成為了會自省的孩子呢?

調皮的我在小學的時候經常犯錯,被爸媽批評多了也就習以為常了,可是這次的錯誤卻讓我難以忘懷,回想起來都覺得自己太過分了。那是我上學的一天早上,我比往常都起得早,媽媽問我怎麼起那麼早,我的心顫抖了一下,含糊地說:“噢!我早點去學校背書。”媽媽沒發覺什麼,就進去廚房做早餐了。我還是一如既往地進廁所洗漱,可唯一一點與往常不同的是,這次我鎖了門。我迅速地刷完牙洗完臉後,呆呆地站在鏡子前望著自己,彷彿鏡子裡的人在問自己:“你真的要這麼做嗎?”我心想:反正我是第一次,應該也不會被發現吧,再說我臉皮這麼厚,被他們罵完之後也不會怎麼樣。於是我把手伸進掛在門後的爸爸的褲子的口袋裡,掏出了他的錢包。因為這是第一次偷拿爸爸的錢,我不知道會是什麼後果,我的手一直顫抖著,臉漸漸紅了起來。我害怕被媽媽聽到動靜,於是把水龍頭的水打開,用水聲掩蓋住拿錢時發出的聲音,我拿了200塊錢之後趕緊塞進自己的口袋裡,再把錢包放回原處,裝作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可是我的身體是僵硬的,害怕的心情難以掩蓋。偷了錢之後我就匆匆忙忙吃了點早餐出門了,拿著錢去家附近的超市買零食吃,還分了點給妹妹。吃著零食的時候很開心,完全忘了錢是偷來的,在學校上了一天課也把早上“犯罪”的過程忘得一乾二淨。

放學回家吃晚飯,一切並沒有什麼異常,我以為爸爸沒有發現錢少了,就放下了忐忑的心情,殊不知爸爸在給我機會向他主動坦白認錯。當我洗完澡出來,爸爸叫我去沙發那裡坐,他心平氣和地問我:“我錢包裡少了200塊,是不是你拿了?”我臉一紅,內心在糾結到底承認還是不承認,我的心裡就好像惡魔在作祟一樣,腦子一熱,說:“沒有呀!你是不是用200塊買什麼東西之後忘了,以為錢少了?”我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不敢看爸爸,但我剛剛內心的波瀾早已被他看穿了。爸爸看到我死不承認,勃然大怒,好像頭上頂著一大片烏雲,他瞪我的眼神就像一道雷劈在了我的身上,我沒有想到爸爸會如此生氣。我害怕極了,強忍淚水,哽咽地對爸爸說:“爸爸,我錯了,你不生氣好不好?我以後再也不敢了。”可能我從前犯了太多錯,這種話已經說了無數次了,爸爸也沒有選擇相信我,隨之而來的是一記重重的巴掌。被打之後我覺得腦子一陣眩暈,我的理智告訴我,你犯了錯,被打是應該的,你沒有資格哭。儘管我的內心是這麼想的,可是就是忍不住想哭,因為我記得爸爸曾經說過,他再生氣都不會打自己的女兒,可能我這次真的觸碰到他的底線了吧。

等我哭得差不多冷靜下來的時候,爸爸對我說:“我最討厭的就是別人撒謊,更何況是自己的女兒。到家之後我沒有提這件事,我是一直在給你機會讓你主動向我認錯,可是你卻還是老樣子開開心心地吃飯,你的內心難道不會害怕忐忑嗎?你臉皮怎麼這麼厚,犯了錯還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你知不知道有一個詞叫“自省”,我沒有教過你嗎?你不要總等到別人動怒了,對你說些難聽的話才來認錯,那樣你會好受嗎?”我一邊抽搐著,一邊聽完了爸爸的教訓,我還執著在爸爸打我的那一巴掌,我的臉到現在都還是燙的,但我聽進去了兩個字——自省。我現在特別後悔,如果我做那件事之前有想過後果,如果我做完那件事有自我反省,主動認錯,那爸爸是不是就不會那麼生氣,也不會打我了?

那天晚上我輾轉難眠,心裡一直重複著爸爸的教訓,那一巴掌真是讓我醒過來了。如果這次沒有爸爸指出我的錯誤,那我以後可能會釀成更加不可饒恕的大禍,那時我明白了自省的重要性。『吾日三省吾身』是我們每天都該做的事情,如果你的身邊沒有那個能為你指出錯誤的人,就請你一定要自我反省,這樣你才不會傷害到別人,也不會傷害到自己,你也會是一個受人歡迎的好孩子。

親愛的自己,請你牢記這一點,也牢記這一巴掌留在臉上的炙熱。自省,才能讓你成為生活的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