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照片

晶文薈萃 十優文章

潔白的牆壁上,掛著幾幅略帶微黃的舊照片,我望著其中一幅,呆呆地出神。照片中的小狗倚靠在一小男孩身旁,咧嘴而笑,那小狗正是我家的白杉,我則是那位懵懂的小孩。這是我和白杉唯一的合照。

白杉屬於「二哈」犬種,毛色黑白分明,可愛非常。牠有一個壞習慣,就是喜歡「拆」屋,常把家裏的東西弄翻。拍照當天,白杉剛完成牠的拿手好戲。我大喊:「白杉,乖。白杉,乖。」換來是白杉的變本加厲。適逢爸爸買了新的照相機回來,我於是心不甘情不願和志得意滿的白杉合照,牠還故意挨在我身邊,真討厭!

那時候,我並沒有想到白杉很快會向我們家告別。直至一天下午,我和白杉於回家途中,在一個街角的過路處,白杉突然被一輛高速行駛的汽車撞上……唉!我已不想追憶了。

其實,白杉也有幽默的一面,常常會做一些傻事,逗得我們捧腹大笑,可惜這顆開心果永遠都不再回來了。

凝望著那幅照片,我真想問:白杉,你還好嗎?


鄭子遴先生評語

跟小狗的相處片段,描寫真摯,沒有矯情,文末的問句突顯作者對小狗的懷念,頗動人。

林翼勳博士評語

憶述與白杉相處之樂,歷歷在目,加重失去牠之悲情,更流盈童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