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鬧過後

畢業晚宴將至,我們作為應屆畢業生,自是興高采烈,翹首以待。六年光景有如白馬過隙,轉𣊬即逝。今夜之後,我們將告別中學時代,踏進成人的世界。我穿上一襲黑色晚禮服,施上淡淡的胭脂,紅粉緋緋,煞是好看。「一心,你今天的打扮是不是有點過於成熟呢……」母親嘀咕道。「媽,我已經長大了,你就讓我自己做主吧。」我有點不耐煩的道。

日落黃昏,蒼然暮色,自遠而至,揭示了夜幕的降臨,也拉開了畢業晚宴的帷幕。甫一踏進宴會廳,我便聽到一陣悠揚樂聲,鋼琴、爵士鼓、小提琴交織成一曲曲美妙的樂章,混雜著一片歡聲笑語。雖時值寒冬,仍感到一片溫馨熱鬧,心頭一陣溫暖。縱目望去,只見席間觥籌交錯,偶有同學追逐打鬧,洋溢著一片熱鬧的氛圍。眼前盡是往日熟悉的臉孔,一時之間,喜悅之情充塞胸臆,在情緒的驅動下,我們不禁上前給對方來了個熱情的擁抱。「一心,你今天的妝容實在是可愛迷人,有如猴子屁股呢!」有容笑道。「你才是猴子屁股呢!」我給她一個白眼,不甘示弱的回道。有容愛開玩笑的毛病還是一點也沒改。回想中一那年,我們還因為她取笑我的髮型而口角呢。沒想到卻因而結識,成了無所不談的好友。「你們就別拌嘴了,拌了六年還不夠嗎?哈哈哈哈……」允行笑道。

數月不見,我們均覺對方臉上展露出久違的笑容。文憑試的重擔終於在我們的肩膀卸下,大家不用再為成續高低而憂心忡忡,夙夜匪懈的溫習,心情開朗的我們自是談笑風生,訴說著往日的種種趣事,唧唧喳喳,說個不停,不時笑得人仰馬翻,場面一片熱鬧。「一心,你還記得你中二時常讀錯我的名字嗎?」單老師笑道。「『蟬』老師,我現在不會讀錯了,正如你所教——人誰無過呢,您就別放在心上了。」想起以前總是左一句『單』老師,右一句『單』老師的叫她,臉上不禁泛起潮紅,嘴角卻揚起了一絲淺笑。單老師是我們初中時的班主任,往日總是一副嚴肅木訥的樣子,今天也換上了一張和藹可親的笑臉,與我們說起笑來,細數我們往日糗事,逗得我們哄堂大笑,彷彿回到了往日同樣熱鬧的校園生活裡。

「時光可變,世界可變,人情亦許多都變遷;友共情,不變,那種真找不到缺點」及至晚宴尾聲,我們再次唱起中四班際歌唱比賽的參賽曲目,希望用歌聲為大家的中學時代畫上完美的句號,祝願彼此之間真摯的情誼能夠恆久不變。在宴會廳的門前,我們紛紛合照留念,希望能在鎂光燈下留下最美好的回憶。在短暫歡聚的熱鬧過後,依依不捨的氣氛漸漸濃重起來。各人都在互道珍重,承諾日後保持聯絡,相約再聚。但其實我們心裡比誰都明白,要像剛才般一個不少的聚首一堂,實難比登天。今夜一別,我們將各奔前程,有著各自的生活圈子。師生之情,同窗之誼,真的能如北極星辰般永固嗎?還是會像那千古風流人物般消失在時光的長河裡?難道再堅固的情誼,也敵不過時間的巨輪嗎?思之及此,我不禁輕聲歎息,略感失落。環視四周,只見一眾老師、同學臉上雖帶微笑,卻都只是強作歡顏,眉宇之間,仍難掩失落之情。

縱然依依不捨,我們仍要各自踏上回家的道路。起初我們三五成群,走在同一條路上。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步伐的前進,我們漸漸分散,一次又一次的道別,最終每人都只剩下自己一人,獨自走上歸家的旅途。因為每個人的終點都不一樣,也許形單只影,早已注定,沒有人能永遠相伴在旁。我獨自走在回家路上,在昏黃的街燈映照下,孤獨的身影在地上拉出了一道長長的影子。夜闌人靜之際,寒風徹骨,冷洌的晚風呼嘯而過,身邊卻無人可以互相依偎取暖,只能顧影自憐。回想不久之前,我還與一班同窗好友、授業恩師聚首一堂,那熱鬧的氣氛、歡欣的笑聲一一在腦際閃過,與此時此刻的孤獨形成強烈的對比,使我份外的失落。不久之前,我們才為長大成人,久別重逢而沉浸在一片熱鬧歡騰之中,過不多久又因分道揚鑣,各奔前程而感到孤獨失落。難道,這就是成長的代價嗎?

我戴起耳機,再度回播那首「友共情」,聊以紓解落寞之愁情。「叮叮」群組忽爾傳來單老師的訊息:「過了今夜,大家就要踏入人生另一個階段,也許老師已不能再為你們做些什麼了,可是老師還是想提醒你們一句,放榜在即,你們務必為自己的將來作好規劃,莫要只沉溺在過往的美好之中啊!」這番話有如暮鼓晨鐘,當頭棒喝,使我從自傷自憐、難過失落中驚醒過來。若然只懂沉溺過去,又怎能展望將來呢?未來尚有海闊天空的四年大學生活,充滿無限可能的豐盛人生,我又何必因為短暫的離別而令自己身陷失落的泥沼中呢?

常言道: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人生路上充滿變數,充滿未知,充滿離合;人與人之間的情誼,也未必能夠永垂不朽,歷久常新,可是最真摯的友誼,已然在我們的心房裡深深紮根,揮之不去。到底我們是該為了一時的離別而傷心失落,還是珍惜當下,展望將來呢?答案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