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鬧過後

「前往英國倫敦的班機將於十時起飛,請各位旅客到候機處準備,重複……」機場廣播響起,提醒我離開香港的一刻快將到達了。窗外的月亮並沒有劃破黑夜,反而在倏忽間被烏黑的雲朵所吞噬,也許是內心強烈的失落感所致,我彷彿能夠理解,那在暗夜中柔弱的月光所感受到的孤單與無力感。我不忍再凝視窗外,只顧看著電話螢幕上與好友的合照,思緒不禁泛起了陣陣漣漪,只屬於今天的熱鬧情景在腦海中逐格回放。

今天是我離港至倫敦讀書的日子,一眾好友合力為我籌辦了送別派對,希望在我離開之前,能盛著祝福和關懷啟程。儘管想到倫敦冰天雪地,但也無阻我懷著雀躍的心情,迎接到來的一眾閨密好友,享受最後一刻。啊,不!不是最後......

派對以聚餐揭開序幕。家寶特意親自下廚,烹調了近十款菜式。所有人都被桌上花巧奪目的菜式所吸引,贊不絕口。眼看見對面的允行不斷往碟子上裝食物,堆成一座小山。我詫異地註視著,允行口齒不清地跟我說:「去,去

到倫敦一定到大廚哥頓的米芝蓮餐廳朝聖呀!到時你就會明白為何我對吃這麼執著!」「哈哈,承你貴言。」,還有一向饞嘴的英秀,沒來得及吞下口中的食物就急著拿下一件。狼吞虎嚥之際,還不忙笑著跟我說:「記得要寄倫敦最有名的小熊曲奇給我吃呢!念慈。」

眼看著他們享受美食的幸福模樣,不禁使我沉醉在與摯友們聚餐一頓,時而交換近況,時而討論愛情的熱鬧光景。這一切映入了眼簾,一股沸騰與興奮的暖流從腰間直冒,把我離別的不安暫且揮去,拋諸腦後。

聚餐過後,正是期待已久的枕頭大戰。我們十一人待在我的睡房中,融入了熱鬧裡,興奮不已。一聲號令,紛紛用手上的枕頭擲向對方。「念慈,看招!」被枕頭鎚了一下,使我穩不住腳倒在床上。身旁的有容卻加以進擊,又一個枕頭重重敲打在我身上。倒下的我,卻換來他們的嬉笑,而我也玩得樂而忘返。「啪!」一聲,枕頭的棉花飄落一地,大家都累得躺在床上,相互對望一同大笑,把熱鬧氣氛推上最高點。

但派對終究要完結。友人們留下真誠的道別,拍過大合照設為手機背景後便紛紛離去,留下我隻身一人。

友人走後,我看著一片白皚皚的棉花像雪地般,一陣不踏實的感覺直湧心頭。「倫敦也有著一片白茫茫的雪地。」腦海中閃過的這一剎畫面,猶如情天霹靂,叫我愣在原地,「對了,我要離開香港了。」後知後覺的我,此時鼻頭一酸,一股失落之情不禁油然而生,夾雜著派對的一絲餘韻。

各種情感交織在一起,沖昏了我的頭腦。「與好友的相聚時光完結了嗎?在倫敦雪地還會比得上此刻的『雪地』嗎?」種種問號叫我越發不安,當自己孤身一人時,看著桌上遺下的飯菜,用手觸碰著桌上熱鬧的餘溫,允行要我嘗試的米芝蓮餐廳,英秀想要的小熊曲奇,他們的說話,在我腦內迴盪揮之不去,他們要求的,只有「我」一人能辦,去倫敦只有我一人,並不是與大夥兒一起。只有我,一人飛往寒冷之地。想到與好友們離別,這份無力感與難受驀地升起,蔓延至全身,令我焦急起來。

抓狂的我嘗試把一地的棉花都撿回來,逃避這種面對離別的無力與失落感。但原來,沒有好友的喧嘩,沒有了他們的相伴,沒有了大伙兒的歡笑閒聊。坐在一堆棉花上,我,嘗試力挽狂瀾,把「歡樂」再次擠進枕頭裡,把十一人的回憶再次縫上,卻已無補於事。這熱鬧過後的痕跡,彷彿就嘲諷我現在的孤獨與失落。

思念及此,手背一股涼意冷不防湧現。原來,在不覺間兩行清淚早已從我的眼眶翻滾下來。 縱使過去經歷了一整晚的狂歡與熱鬧,卻敵不過刻下的孤單與失落。這場派對也許是「最後」一次,亦是最後一次來不及相聚、來不及歡笑、來不及珍惜。而一切便在今天,伴隨著我們的歡笑,在寒夜飛舞,漂向遙遠的西方。

所謂「人面不知何處去」,我不肯定下次回港還能否像今天一樣,召回所有挈友一起聚會、一起歡笑,亦不知道他們會否忘卻我的存在,我的印象會否在他們心中淡忘?這份迷惘,這份不解、這份恐懼,時刻灌注在眼眸,映射出我的失落。對於或聚或散,也是天注定的,而我只可透過手機裡的照片來懷念一切,把我錯過的,來不及的心願都埋藏著照片裡,直到永久。

「請各位扣上安全帶,本航班即……」廣播聲把我從回憶無情地拉回現實。我坐在飛機內,不敢再想,未敢再看,我合上手機,等待起飛。再見了,我的密友。天上的烏雲盼望妳能散開,好在皎潔的月光下,衷心祝願我們:「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