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物無聲

有人總說,歲月偷走媽媽的花樣年華,但我卻認為其實是我奪走媽媽的青春,媽媽將她的青春都用來栽培我。

媽媽在她最美麗、最青春的階段,本應享受屬於她的快樂與自由,但她卻選擇讓我降臨於世上,懷胎十月期間,她願意為了我而節制飲食,吃一些她本來就不喜歡但有益於我的食物,我的誕生要她經歷巨大的痛苦,也可能有性命之虞,可母親卻默默承受,我體會到母愛的偉大,媽媽也將會是一生支持我的人。

記得小學時一次難忘的經歷,那次我在班裏和同學起了爭執,那位同學以語言辱罵我弟弟,我當刻被怒火沖昏頭腦與同學大打出手,最後當然就驚動了訓導和家長。起初,我認為是他惹起糾紛在先,應該受重罰,但他在老師面前居然用苦肉計,裝哭裝無辜,顛倒是非黑白,更不幸的是老師選擇信任他,於是老師便在我家長面前說成是我的錯。這時,媽媽立即轉頭問我是不是如老師所說?我搖搖頭道:「不」我不只是回應媽媽,也是對母親對我的不信任感到失望。可下一秒,媽媽以堅定的語氣對老師說:「我的兒子都搖頭了,不如大家先了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再作定論。」後來,事情峰迴路轉,經過一番調查後,同學也坦白了真相,還我一個清白。這件事至今仍記憶猶新,感謝母親對我的信任,她的果敢成了我心中的英雄。

今年的新冠疫情高峰,令大家人心惶惶,媽媽千叮萬囑我不要外出,但我卻不以為然,天天往外跑,不難想像,不久我便確診了。幸好,我沒有任何不適感,大概就是大家所說的無症狀感染者,但媽媽卻一直要求我吃藥多休息,我口裡說是,內心卻非常反叛,我明明沒有不適為甚麼要吃藥?不單如此,我還任性地在夜宵偷吃炸雞,然後滿足地睡覺。這可慘了,一覺醒來,我居然喉嚨痛大作,那種刺痛使我渾身難受,媽媽知道真相後,責罵當然在所難免,當我還感到厭煩時,抬頭一看,從媽媽的臉上突然理解到「打是情,罵是愛」的道理,媽媽臉上一念掛心,紅著眼在藥箱為我找藥,此刻我感到自己的差勁,反省為甚麼不一早聽媽媽話,看見媽媽那副身心俱疲的身軀和昏昏欲睡的眼睛,眼淚再也忍不住湧了出來,對媽媽說:「媽媽對不起,我讓你那麼辛苦,讓你那麼累和擔心,抱歉。」可能情緒是會感染的,媽媽也紅了眼睛,強忍著淚水安慰我。在媽媽的悉心照料下,我很快便康復了,但媽媽卻為了照顧我不幸也染病,此刻,我明白該是時候讓我學習照顧媽媽了。

也許人生中有很多人在途中加入,也有不同人會離場,但,媽媽,我願你永遠健康快樂陪伴著我,見證我的成長與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