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我故事

我不喜歡早上,躺在床上睜開雙眼便被刺痛的光芒所閃瞎,代表著要暫別美夢,開始一天的勞動。

我曾背負過多的期望,父母對我過高的期望、老師因哥哥優秀的成績而過度寄托、朋友有時也會在我這裏尋求答案,我對於這些都感到煩厭。因此,曾一度封閉了自己,主動切斷了對外界的交流,對誰也不聞不問,這份寧靜和寂寞令我感到異常的平靜和舒適。因此,可用「逃避」這是一個詞語,來形容過去的我。

現在?現在的自己我不好評價,我像一面鏡子一樣把過去和現在隔絕。想起過去為了迎合他人而藏起真心,真的十分愚蠢,或許現在我也在無意識的迎合他人,但同時也堅持著自己的原則,有時候我也搞不清楚哪個才是真正的我,擁有著不同的面具來保護自己脆弱的心靈。

野生的兔子也是一名「獵人」,沒想到吧?在大眾眼中溫馴可愛的兔子也是狩獵者。其實野兔子有著相當的智慧去狩獵。在眾多兇猛野獸之中,野兔只會利用自己敏銳快捷的技巧,小巧的身子一步一步的引領著獵物到達他所設下的陷阱,在獵物一無所知的情況下便逆轉了攻守,看似束手無策實際萬無一失。兔子的耳朵高高長長,善於聆聽;眼睛左右各一,視野擴闊;爪子伸縮自如,人畜無害和兇殘的轉換只需一瞬間。兔子是一種夜行性的生物,同時也十分怕生,早上嗜睡,睡相活潑,這些的習性和我都十分相似。

比起身邊不斷灌輸光明向上的陽光,我更偏向寧靜休克的黑夜。畢竟人不能直視太陽,同時也無法承受他所擁有的熱度;月亮須借著太陽來發光,但她溫柔不過分的熱情,雖禮貌但疏遠。破曉後的早晨總是吵鬧,小鳥為降臨的晨光獻出歌聲,人們也從睡眠中醒來開始忙碌,整個世界都熱鬧了起來,令我感到不自在。夜幕降臨時,大部份的動物都安穩的沉睡,人們也結束了辛勞的一天,準備為明天努力而休眠,世界會在此陷入令人背脊發亮的寧靜,但這樣的環境令我十分舒適。

寧靜時是我會思考一些曾經不曾懷疑過的事情。「我為何而活?」——「因為還活著。」;「人生的意義?」——「沒有哦,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是前人所留下來的, 連是否遵從著自己的意願這個答案也是模糊不清。」;「跟從著欲望行事是錯誤的嗎?」——「不盡然,預約沒有欲望便像伊甸園裏未吃禁果前的亞當和夏娃一樣無欲無求,安寧穩靜。畢竟世上不存在沒有悲傷的幸福同時也不存在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感覺,當事人可是甚麼都感覺不到。」不曾懷疑過對與錯,一直認為是非黑即白的世界,都會在夜幕如預章一湧而出的問題,並在迷霧與無人的地方尋找著不同答案的可能性。無絕對的正確和錯誤,所以才會出現完全不同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