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知己

  • 作者: 鄧淑儀
  • 寫作年級: F6
  • 寫作日期: 2022-12
  • 學校: 獅子會中學

知己?甚麼是知己?某日在手機上看到這個詞語讓我陷入沉思,我認為知己一定要為我兩肋插刀,不僅要瞭解我,無論發生甚麼事都無條件支持我。我打開我的聯絡人左挑右選,一心雖然和我玩得開,但我卻從不把她當成知己,允行才是我的知己!但經過這件事,完全改變了我的看法。

在一次班會幹事競選中,我要求允行必須投票給我,讓我可以擔任班長,當然我也希望一心投票給我。允行不用多說,基於我與他的友誼,他必定會支持我。可到一心那裡,她卻一口拒絕,她說:「以你的性格根本不適合當班長不如退而求其次,競選另一個職位——康樂組組長吧!」看到她的苦口婆心,自以為很瞭解我的樣子,像極一個囉嗦的母親。這刻我卻一意孤行,心裡還增加了幾分對一心的厭惡,心想:「不出所料,一心真不是我的知己,僅僅是豬朋狗友罷了。」

從那刻開始,我揚起笑臉,通過種種奸計,例如協助同學作弊、管吃管喝、送禮請客等,千方百計地討好他們,希望有助我成功當選,漸漸地,我竟在不知不覺中迷失了自己!然而,這一切都被一心看在眼裡,她跟我說:「你的種種行為皆是徒勞無功,反而你的口才不錯,怎麼不好好準備一下演講稿呢?在演講稿中,好好說明擔任班長如何發揮你的才能,更有效地吸引同學的視線!」我不屑一顧,眼神中隱約流露出一絲輕蔑之意便走開了。在回家的路上,我不斷咀嚼著她的話,思索她的一番來意,心中彷彿七八個軲轆在旋轉,她不是不想我當班長嗎?怎麼現在又勸說我做班長呢?簡直自相矛盾,莫非想加以陷害?漸漸的我對一心更加不滿。

終於到競選那天,我本來看不起那位性格低調的同學,但他居然準備充足,從不敢上台到勇敢面對;從說話小聲到大聲自信;從語無倫次到條理清晰。在這次競選演講中贏得了眾人的掌聲,我被他的氣場震撼。我故作鎮定卻壓不住快蹦出來的心,搖身一變成為吞吞吐吐的樣子,結果自然迎來台下的一雙雙冷眼。到投票的時候,票數不分上下,而允行竟毫不猶豫地把票投給了我的對手,我瞬間火冒三丈,連一心也向我搖了搖頭,最終把票投給了對手,自然地我落選了。我突然感到一股失望的苦水淹沒了全部的期待,而允行也開始疏遠我。誰知班上的同學原來早就積累了對我的不滿,開始對我冷言冷語,令我備受打擊,不知如何自處。下課後我便馬上衝出教室,跑到操場那裡坐著。我回想起最初競選時我那堅定的步伐和臉上那自信的笑容……可如今一陣寒風吹過,帶走了樹上最後的一片葉子。我現在就跟那棵樹一樣,失去了最後一份傲氣。為甚麼?我不明白。為甚麼?我總也擺脫不了失敗的縈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