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朋友鬧翩了

四年級的時候,我最好的朋友是子萱,我們關係好到什麼程度呢?我們會一杯水兩個人喝,一本書兩個人看,彼此之間無話不談,但就算最好的朋友之間也會發生不愉快,就像我和子萱一樣。那一陣子,我們班在舉行班委選舉,我和子萱都參加了競選,我們一起準備資料,一起背稿,一起等消息……

等了幾天,結果出來了,子萱成功當選了班長,而我卻落選了。知道消息的瞬間我的心情就像是被打翻的調色盤一樣,傷心丶失望丶不甘……混亂的心緒佔據了我的大腦。當子萱向我走來時,我看都沒看她。但別在她校服上的班長胸牌卻又是那麼剌目,佔據了我的整個視野。當天下午,我四年來的第一次沒等子萱就先回家了。

第二天中午,我隨手把飲料放在桌子上就出去了。等我吃完飯回到課室時,佢發現子萱正坐在我的座位上,一手拿着飲料正準備學習。本來這個舉動對我們來說很正常,因為我們以前經常這樣做。但這一次,我突然無名火起,怒氣匆匆的向她走過去,然後一把奪過她手中的飲料瓶,這個下意識的動作是我自己也沒想到的,但我能感覺到心裏有什麼東西突然湧現了。

一旁的子萱明顯被我的舉動給嚇到了,一時間不知所措,一臉驚嚇地望着我。過了許久,她才結結巴巴地問道:「冰……冰清,你……你怎麼了?」我的視線從她那張不知所措又透露着驚恐的臉往下移,便看到了那塊胸牌,是那麼醒目,那麼刺眼。在她的刺激下,原本之前只是在心裏洶湧的東西,在我的身體裏四處遊走,最後佔據了我整個大腦。「啪」的一聲巨響,我的手掌重重地落在她身前的課桌上。我高聲想問:「你問我怎麼了?你喝了我的飲料,還好意思問我怎麼了?」子萱被我這樣一鬧也惱火了,沒好氣地說:「我說你怎麼從昨天落選開始就對我這種態度呀?以前我喝你的飲料,你也沒這麼大反應,是不是我……」「停!」我毫不留情地打斷了她的話,然後不客氣地說:「我告訴你!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從今天開始,請你不要再動任何我的東西!同時,也請你離我遠一點!」說完,我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了,至於子萱後來說的話,我一個字也沒有聽到。

接下來的整整一個月,我們之間都互不理睬。雖然期間很多次我都想去找她,但最後還是沒有鼓起勇氣。直到有一天中午,我吃完午飯回到課室,發現我的桌子上放了一瓶飲料。走進近一看才發現瓶底還壓着一封信,是子萱寫給我的。信裏主要是講她對我的歉意,以及她想跟我和好的請求。讀完信後,我感到深深的愧疚與感動,腦中又浮現出當時的情景。其實我當時因為她喝了我的飲料而發火只是藉口,真正的原因是我嫉妒她當選了班長。現在想來,我還是太小氣了。有她這樣一個真心真意的好朋友,我很感動。

通過這件事,我明白了:朋友之間要互相支持鼓勵,當朋友成功時,我們要給予真誠的祝福而不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