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中的溫情

烏雲密佈,大雨傾瀉而下,我旁邊的朋友渤玄嗟怨著:「這是甚麼鬼天氣,上學都下雨!」我說:「別說了,快遲到了!走吧!」渤玄突然指著前方一處地方,說:「咦?那裏怎麼了?」

我往前一看,果然在前方不遠處,一堆人群圍攏在一起,擋住了通往學校的大路。渤玄十分焦急,說道:「糟了!這樣怎能到達學校?不如……」話音未落,我早已疾步衝到人群裏。就在此時,我赫然發現了這一幕:一個皓首蒼顏的老婆婆倒在地上,意識模糊,口裏說:「誰……來幫……助我?」而當我觀察老婆婆的傷勢時,更是一驚:腰部扭傷頭部出血,右腿骨折,不能走路,她手上的東西亦東散西倒。

我看看其他人,有些人急步離開,說:「快走吧!反正會有人幫助她的。」有些人嘲笑道:「哼,輕輕一跌倒一下便受傷,難道她是碰瓷嗎?」我暗地裏對這些人的態度憤怒不已,說:「老婆婆是人,大家也是人,你們怎能如此冷酷無情呢?」可是我又暗地裏覺得,萬一她是個…..劫匪?擅長偽裝的人?我越想越害怕,如果她突然跳起身,捉住我,脅持我,劫走我身上的錢,甚至可能……想到這裏,我幾欲暈倒,幸好後來趕上的渤玄及時扶住我。他滿臉疑惑,問道:「怎麼回事?你為何會跌倒?那個老婆婆怎麼了?」我只好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跟他說清楚。他遲疑了一下,說:「如果再耽誤下去,那定會遲到的,不如我們先回學校吧,應該會有人來幫助她的。」我對他這種簡直不合情理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議,連忙說:「可是……」「你不是想遲到吧?如果是,那我不需要跟你在此廢話!」渤玄顯得有點不耐煩。我回頭看了看那位老婆婆,見她冷得全身發抖,即將進入昏迷狀態,生命垂危,眼神流露出哀求的神色。我心愈加不忍,於是大聲跟他說:「這位老婆婆生死攸關,你卻袖手旁觀,這是甚麼態度?」他開始惱了,怒道:「大庭廣眾之下有人受傷,怎會沒人看見?況且我們只是小學生,有甚麼能力去幫助別人呢?」「任何人都有能力去幫助有需要的人,你的想法太妄自菲薄、冷酷無情了!你走吧,你已經不是我的朋友了!」我大怒叱道。渤玄大喝道:「甚麼?你要跟我絕交?好,從此以後,我和你恩斷義絕!」

正當我們爭辯之時,一個黑影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閃出,直衝到老婆婆的身前。我倆愕然,只看見一個女孩蹲在老婆婆面前,問道:「婆婆,有沒有事?哪裏受傷了?」她邊說邊把雨傘擋在她頭上。這時,我們已看清她的樣貌:我們的女班長—夢瑜。我倆目瞪口呆,十分驚訝,只聽見老婆婆說:「我的頭、腰、腿都很痛,頭只覺昏昏沉沉的……」說完便昏倒了。夢瑜連忙把老婆婆扶穩,向我們大喊:「快來幫忙!」我倆不敢違抗班長的命令,連忙趕過去。我們合力把老婆婆扶到設有雨擋的地方,並拾起地上的東西。最後,我們目送老婆婆上了救護車離開,便揚長而去。雖然遲到了,衣服也被雨水淋濕了,但我們仍為這件事而快樂。

事後,我回到家中,打開電視,發現那位老婆婆受到電視台的訪問。她有感而發地說:「十分感謝今天幫我的三位小朋友,不然我就性命不保。從這件事我發現,香港的人情味減少了。以前我們每個人跟任何人都是朋友,大家推心置腹,互相信任,只要任何人有任何困難或事情需要幫助,大家都會守望相助。正因為這樣的信任,形成深厚的羈絆,所以以前大家都生活得樂也融融。現在大家可能以事業或學業為重,減少了跟家人朋友的相處時間,人們的關係也就疏遠了。希望大家為事業和學業努力之餘,亦抽空跟你們的家人和朋友多相處,讓大家互相了解彼此,促進彼此的關係。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番話讓我頓開茅塞,不禁感動得熱淚盈眶,內心卻又有點慚愧。平日老師常教我們「助人為快樂之本」,又教我們要多關心身邊的親朋戚友,我都只當耳邊風。街上有人需要幫忙,我都不聞不問,直接走過;和家人朋友談天,只要一言不合,就會吵架,甚至大打出手,毫無解釋餘地。想到這裏,我便更加慚愧、羞赧,臉不禁紅了,頭不禁低了。

事情雖然過去了,我仍然心有餘悸,面對著如此惡劣的天氣和如此棘手的問題,以一個小學生的身份來說,如何不教人六神無主、驚慌失措?不過,事情總有好的一面,我至今仍感到快樂,因為我幫助了一個有需要的人。我學會「助人為快樂之本」,我決定以幫助人為快樂,只要有人需要幫忙,是我能力所及的,我都會義不容辭,出盡全力去幫忙。希望大家都能繼續以幫助有需要的人為快樂。

如果他日有人問我:「甚麼促使你去幫助別人?」我會笑著答:「大雨。」旁人可能會摸不著頭腦,問:「大雨會促使人去幫助別人?」有些人還會認為我只是亂說一通,毫無真憑實據,可我不在乎,因為我心知肚明:那場大雨不單止令我幫助了一個有需要的人,而是激發了我幫助別人的本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