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信任而奮鬥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人生理想,或是站到夢想中的舞台,或是過上想要的生活,無論如何,他們都在為此不斷奮鬥著。但不同於他們充滿目標及野心的理想,能讓我為之奮鬥的,只能是從羈絆而來的信任。

在童年時期,我的生活充斥著幻想與浪漫,被家人所呵護的我,也擁有厭倦乖巧時而叛逆的過往,但是,從某一個瞬間,或者說,從某一句話語開始,我似乎在一夜之間得以成長,好像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雪,鋪天蓋地向我而來,蓋住了我所有的不堪。

「喂,想甚麼呢!」大大的噪門將我驚醒,啊,是了,今日是我轉學來此的第一天,我已經五年級了。抬眼望去,一個壯實的男孩站在我的課桌旁,身邊而圍著幾個「小弟」。「你們看,她好奇怪哦!又不玩,也不說話,整天坐在自己座位上。」男孩賊頭賊腦地說著甚麼,目光在我身上浮動,突然咧嘴一笑,朝我湊近道:「喂,難道你真的是傻子嗎?」我沒有吱聲,只是抬頭瞪著他,這是我無聲的抗議,也是對入侵者的警告。「切……沒勁!」許是被我看得不自在,男孩的話語透著心虛,說畢,便帶著其他人揚長而去。我皺了皺眉,厭煩地放下了課本,我知道,今天又將是不愉快的一天了。

「叮……叮……」鐘聲響起,媽媽準時地在門口出現,我慢吞吞地收拾好書包,挪動腳步,朝門口走去,「今天怎麼樣?有沒有交到朋友?」媽媽溫和地笑著,摸了摸我的頭。「你知道的,我交不到朋友。」我一如往常,回應著她的關切。「怎會呢?」媽媽臉上露出了些許難過,又用力地摸了摸我:「你只是太怕生了,你會遇到好朋友的。」

「胡說。」我低著頭,今日受到的委屈彷彿要從眼眶湧出,我努力控制著自己,是啊,不知從何時開始,周圍的一切皆讓我緊張地繃緊身體,就像一根繃緊的弦,讓我我喘不過氣,我不知它何時斷開,也不知自己能堅持到甚麼時候,只是,每當有人說我「真怪」時,心裡的弦會繃得再緊一些,滲出血來,染滿心臟。「唉!」媽媽見我如此,嘆了口氣,抱抱我,往家的方向走去。

「媽媽。」晚餐時,我抱著沉重的步伐走出房門,臉上頂著紅紅的眼圈,「哎,」媽媽心疼地過來抱抱我,「今天發生甚麼了?願意跟媽媽說了嗎?」「嗯……」我再次泛紅了雙眼,「媽媽,為甚麼我怎麼做都不對?我沉默,大家說我一定不高興,我試著反駁,我很幸福呀,我的媽媽一直愛著我,但他們都不停,認為我在裝。」我泣不成聲,所有困著我的一切負面情緒都被我倒出。我開始笑,但大家說我奇怪,我不會假笑,奇怪也是當然的吧,但總有人對此不滿,我到底該怎麼做,久而久之,我好像確實變成了他們口中的樣子,我不能在為此辯解甚麼了。

「寶貝。」媽媽心疼地抱緊我,溫柔地拍著我的背。

「我會給你最好的建議,但你記住這只是建議,你想做甚麼就去做。」我仍哽咽著,媽媽的話就像給了我一顆定心丸,心情逐漸安定。、

我知道了,為甚麼在意外界的聲音,因為我想成為完美的自己,我想讓我愛的人為此驕傲,但,這真是他們及我想要的嗎?我害怕做出甚麼為自己爭取幸福的機會而忽略他人感受,我太害怕了。當我把想法告訴媽媽,她只是淡淡地笑了「親愛的,我不會覺得你是甚麼令人不安的怪物,我不會討厭你,不會厭煩你,我的女兒。」手再次再我背後落下,溫柔地撫摸著「我這麼愛你。」是啊,有人愛我,他們也希望我勇敢一點,想讓我看到他們眼中的我的樣子。我的心穩穩落下,似乎有甚麼在發生變化,我的家人支持我、信任我,我又怎能如此萎靡不振,隨波逐流?我也該為此奮鬥努力啊,為了不負信任。

這一次,我不再成為外人眼中的模樣,而是為所愛之人的信任而奮鬥,這個過程,比前者幸福很多很多。

光從窗外穿過,我睜開眼,看見了熟悉的身影,是的,一切正往美好的方向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