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寫網誌

今早發生的事,以失敗告終,至晚上仍歷歷在目。別以為我一定傷心失望,我不但沒有情緒低落,反而有些開心哩!

(以上是有容網誌的第一段,你是有容,試從第二段開始,續寫網誌,說說當天所發生的事情和感受。)

今天,我參加了一個大型的武術比賽,其名叫「國際空手道巡徊——香港站」,許許多多國際有名的空手道專家也會為比賽而來,再加上比賽是兩年一次,所以也會有怪物級別的對手,例如甚麼隊啊甚麼國家級的都有,不過當時的我卻沒在擔心,可能是因為我的實力吧,我是香港青年代表隊的隊長,有著代表隊中較頂尖的實力,甚少人能與我匹敵,但因為我是以個人名義報名的所以並沒有像以往的那般張揚。

到了比賽場地後,我熟練地換上道服,也就是比賽服,然後走到張貼賽程表的地方。

賽程表上編排密密麻麻的場數和人名,我以極快的速度找到了我自己的名字,第一場是和......咦?這個人是誰?

看著那個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我突然想起那是中國國家隊的隊長,他並不僅僅是國家隊隊長那麼簡單,他曾經多次大比數的差距擊敗和他對戰的任何對手,甚至越級挑戰那些職業選手,並且那些職業選手也是被他完敗,由被國家隊發掘那一刻直至現在,他從未輸過,一場也沒有,是一個擁有不敗傳說的可怕對手。

我靜靜地坐下,靜靜地等待我的死亡到來。

終於到了我上場的時候了,我慢慢地走到比賽場上。他已經在場上等待我了,我輕輕的脫下外套,深呼吸了一口氣,站在場上;和他四目相交。

整個世界好像只剩下我和他,觀眾和所有東西都不見了,整個世界只剩我和他,以及沉重的壓迫感,我感覺有一隻戴著鐵甲手套的大手緊緊地握著我的心臟,它極其厚重和冰冷,而我只能無助地在一旁看著它。我搖了搖頭,把如同潮水般把來襲的恐懼和不安甩開,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他身上。

他動了,如閃電一般迅速,直取我的下盤,我立刻使用了一腳踢擊,但他卻利用這個錫擊想把我摔倒在地上,我反應不及,被他擲在地上,我知道我輸了這一回合,他站起來,我也站起來,各自回到上場的位置一,重新開始。

他如同一名舞蹈家一樣,每一步都無比優雅,每一步都有其目的,絕對不是漫無章法的亂打﹔而且,他的攻擊每次都不同,同一種攻擊方法永遠不會出兩次,這讓他的政擊更難躲避或是格擋。

數回合下來,我已是大汗淋漓,但我的意志力卻告訴我不能倒下,還不能倒下,我倔強地堅持著,死死地盯著他,恐一不慎就落敗。最後一個回合開始,他以極快的速度搶攻,然後我們又開始你一來我一回地互相攻擊,忽然他露出一個破綻,我鎖定他的破綻,然後出擊。我和他同時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我從未想過我可以在他手上取得分數,當他倒飛出去的時候我也被自己驚呆了;他重重地摔在地上,這時裁判宣報我贏得了這個回合,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未等我驚訝完,裁判已宣布進入下一回合,我只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又開始你一來我一往地開始。

當裁判宣告勝利者時,我第一次品嘗到失敗的滋味,那苦澀又辛辣的味道絕對會讓我永世難忘。正當我獨自品嘗著失敗的滋味時,那個頂著不敗神話之稱的他居然走了過來,拍了拍我的肩頭,輕聲安慰我:「的確了不起,你那一擊真是神來之筆,讓我吃了一驚,雖然你今日輸了給我,但我相信只要你勤於練習,終有一日會超越我的,我很期待與變強的你再打一場。」然後他便靜靜地離開了,只留下一臉詫異的我站在原地發呆。

回家後,我反覆地思考著他的話,不論是在吃飯,洗澡還是上廁所,我都反覆思考著他的話,而且,今天交手時的記憶,疼痛的感覺一股腦地湧了上來,感受著這些感覺,我心中就像有一團態態烈火被燃燒,血液也變得沸騰起來。對啊!我是能勝過他的,我居然能從不敗神話手上得到分數,而且他是認真和我交手啊!只要加緊操練,終有一日能勝過他的!

他的話就像點點星火一樣,點燃了我內心的平原,並越燒越加激烈,把我一切的恐懼懦弱,懶惰燒化殆盡,又剩下一種叫「希望變強」的欲望在燃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