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印

浪花不斷拍打著沙灘,那串足印若隱約現隨著海水沉浮,不曾消散……

小時候,我住在靠海的一個小鎮。小鎮靠著旅遊賴以生存,最著名的莫過於離家不遠的紅塔灣,許多外地遊客都慕名而來,領略別樣的海濱風光。而身為原住民的我,自然不願放棄這機會,便時常在夏日晚飯後拉著媽媽去海邊散步。

夏令時的白晝很長,太陽經過一天的奔波,最終降落在一望無際的海天分界綫。因此,當我們飯後來到海邊,總是會見到絢麗的紅霞,以及如同鹹蛋黃般的落日,那懾人心魄的美實在是只可意會,難以言傳。

不同於白天下餃子般的海灘,傍晚的海灘遊客稀稀疏疏的,大多數都在海洋酒家享用美食。我牽著媽媽的手,母子倆踏著被潮水浸濕的鬆軟沙子赤腳漫步。此時的沙子吸收了一天的日曬,有些許溫暖的感覺,別提有多舒服呢。我們深一腳淺一腳地踏在沙子上,留下一大一小的足印,配合著落日餘輝的映襯,彷彿踱了層金,耀眼奪目。小孩子都喜歡亮眼的東西,我望著身後金光閃閃的足印,心裏滿是歡喜以為是金子,便猛地撲了上去,試圖將它們「抓」起來把玩。可當我趴在沙灘上玩沙子時,一陣浪花突然間打到我臉上,結結實實地給我「洗了把臉」。當潮汐退去,留下的除了被沖刷平整的沙灘,還有帶著哭腔的我:「咦?媽,我們的腳印哪去了?」我沒有因為灌了口海水而傷心,反而因為丟失了剛剛獲得的金子而傷心。媽媽目睹了一切,我親眼看見她強壓笑意,蹲下來抱起我,拍拍身上的泥沙,溫柔地問道:「阿仔,海水咸嗎?」我咂了咂嘴,不開心地說道:「呸,咸死了,都怪這海浪,把我的金子偷走了!」「傻孩子,偷走了我們再造便是了。」媽媽笑著答道。

我望著漆黑的海灘,太陽早已躲進了大地母親的懷抱,落日餘暉消散,只剩下不遠處酒家的燈火閃耀著。即使我知道現在無法再造出金光燦燦的足印,但我依然拉住媽媽伸過來的手抹抹眼淚,母子倆在沙灘上蹦蹦跳跳,留下更多深淺不一的足印,然後看著一遍遍被海水所沖刷平整的沙灘。我突然間發現,酒家的燈光彷彿可以照射到我們的足印——「媽,你看我們的金子又回來了!」媽媽望著興奮不已的我,目光中是滿滿的愛。那一天沒,母子倆在沙灘留下了許多足印。即使知道它們最後會消散,但我們依然將它們藏進了心底。

「喂,想啥呢?」友人的呼喊將我拉了回來,重回紅塔灣,我的思緒竟回到了童年,那時的足印記錄了我和媽媽相處的歡樂時光。而如今我留在沙灘上的足印比那時媽媽的都大。我知道,那無憂無慮的童年已經回不去了,母親的年齡也逐漸上升,或許也不會再陪我一起在沙灘上蹦跳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趁媽媽未完全老去,和她一起在人生的路途中留更多足印,這樣才是對她的愛最好的回應。

浪花依然拍打著沙灘,周而復始,永不停歇。但無論如何沖刷,那串象徵著母子之間歡快時光的足印,一定不會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