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握起你的手

  • 作者: 林嘉玲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17-12-3
  • 學校: 曾璧山中學

在一個寂靜的深秋晚上,居於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獨立屋的我好夢正濃,忽然被幾聲連環緊扣的巨響擾亂了原來的睡意。我連忙由床上跳起,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望出窗外,看見的是一陣慌亂嘈雜不明的腳步聲。開始有些不安,彷彿心裡的害怕如同外面的巨響及腳步的嘈雜聲一同視死如歸著。天空原來的隨性,以及掛著幾顆舒服的星星,卻突如其來的不再是我愛的夜空,此時的夜空是黑暗的,剛好是我內心的那份害怕。

我害怕的心帶我走出屋外,我躲在草叢中觀察發生何事。我看見幾輛警車隨之而來,我猜想此地一定發生了什麼重大事件。這時,警員朝賭城大道走去。此時心裡突然有個聲音:「哥哥似乎在晚飯前告訴我,他要前去賭城大道上參加音樂節。」我心裡的害怕頓時已按耐不住我的雙腳。站在警線前方的我,是多麼的無助、多麼的害怕。我也忘記了詢問周遭的人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我只是一味地哭泣:「希望哥哥沒事。」嘴裡不停地念叨著。過了幾分鐘後,醫護人員從賭城大道裡面推出幾十人上了救護車,眼角的淚水最終還是模糊不了,從遠處我還是隱約看到了哥哥手上的那條我送給他的手鏈。

刺鼻的消毒藥水味,死沉沉的氣息,我氣吁吁的飛奔到了醫院,身旁滑過了一間又一間慘白的病房,「快到了,快到了!」我默念著,終於跑到了哥哥的病房。虛掩的房門傳來了別人家屬的抽泣聲,我沉默地打開了房門,我終究還是來不及,我緩步移到了哥哥的床邊,那是一雙消瘦,枯黃,略帶蒼白的手。我扯了扯嘴角,卻扯出一個怪異的笑:「哥哥,我來晚了。」

寂寥的病房裡,只剩下我一人的呼吸聲和心跳聲,我不懂,為何上一刻還尚有生機的人,下一刻就已經變成冰涼的屍體了。哥哥他再也不會陪伴在我身邊了,他再也不會回來了,多麼無情的一場槍殺啊!還好法律尚在,罪犯並沒有逃之夭夭。那59人死得多麼無辜,可想到他們的家人跟我一樣,是多麼的痛心啊!

我經常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能再次握住他的手。但是,他在無情的槍殺血流中永遠的躺去了,他再也不會起來了。永遠記得,那一天,我在病床上握住他的手時,雖然已經是冰冷的溫度,但那一刻,卻不想放開。在夢鄉中,我似乎又迷迷糊糊地看到了哥哥的手掌,他朝我走來,托起我的手,我再次感受到那令我眷戀不捨的溫暖,眼淚也不爭氣的糊了一臉。


林翼勳博士評語

寫事件之發生,先設懸疑以增氛圍。及至到醫院,尚不立刻發現,最後才親見而震撼,卻仍有反襯。結筆才回應題目而完足文章。


本文章獲輯錄於 《晶文薈萃 精選文章》第 9 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