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地重遊有感

  • 作者: 鄺淑敏
  • 寫作年級: F4
  • 寫作日期: 2021-9
  • 學校: 青年會書院

我以前的舊居,是一間山腳的村屋。有山有樹,就差水了。我簡直就像是在避世隱居的詩人般,但我沒有像他們那般超脫世俗,更沒有他們精湛的文筆。附近只有一座小樹林,並且有蛇有猴,經常心驚膽怕,睡也睡不安樂,生怕與蛇同床共寢。這樣的地方相信誰也不想去,連我也多年未曾再踏足。今天,在街上看見了幾棵與那片小樹林十分相似的樹,突然心發奇想,想來看一看。

重遊舊地,也不認得路了,好在磕磕絆絆也找到了這個標誌性的小樹林。可惜,這間屋子已被出租了,不能進去一看。我走進了這片綠意盎然的樹林。這裏有兩棵特別粗壯的大樹,矮樹也不少,杂草更多。夏天,來躲避一下毒辣得能把人融化的陽光,也不錯。地方雖然不大,但卻是讓我溫暖的小天地,接收了我奇怪、敏感的靈魂,讓我感到無比的安心。這一片樹林像是屏風般隔絕了來自世俗的惡意和狂風暴雨,使我平靜。

看到還掛在樹枝上的繩子,朦朧地記得當時我與一位摯友在這樹下發生的點滴。當時,我們雙手抓著繩子往後退了數步蓄力,然後往前一躍,雙腳離地,口裏還喊著:「野人泰山來了,休得張狂。」她一聲,我一聲,聲浪綿綿起伏,奏成了一首交響曲,彷彿在歌頌這段友誼。一陣風吹過,我從回憶中抽身。嘆了一口氣,地上的樹葉被風吹起,形成一道「樹葉龍捲風」,頗為壯觀。不知她是否也在大西洋的那端看著紅油油的楓葉從天上飄落?那些楓葉若是落在了他的肩頭上,可有人幫她拭去?

走上前兩步,坐在一塊奇形怪狀的大石頭上。頭上就是嫩綠的樹葉,幾縷光從樹縫中穿過,然後落在了我的臉上、脖子上、身上,最後穿過了我的身子,灑落在泥土和小石子上。看著地上的小石子,我猶如回到了以前,與她一起的快活日子仍歷歷在目。我們曾在這塊土地上扔小石子,把它當成「扔沙包」玩,更在這裏跳飛機,可謂是無憂無慮。可能是現在年紀稍長,已不再像以前那般稚嫩和不成熟了。長大了的人,就回不到少年時期的模樣了。

世事難預料,命運不會等你做決定,它只會把人推上它早準備好的道路上。沒人想到在那次爭執沒多久後,她便去了留學,那次爭吵後我數次經過她身旁,數次欲言又止,數次偷偷地望著她,手指緊抓住褲子。在我向她鼓起勇氣和背上責任時,她已離開了,那次爭吵後的結果也無疾而終。

時機就是轉瞬即逝的,在我有勇氣去找她時。她已離開了,之後再想找她,卻不知該以何身份,該如何開口了。太陽慢慢下山了,這片小樹林也披上了黃澄澄的外皮。「炎荒萬里頻回首,羌笛三更謾自哀。」人事變遷,只有你還在這裏保留著、記錄著、承載著我們的感情。幸好,幸好!還有你守著兩個人的回憶,不讓我獨自一人守著兩個人的回憶。長大了,要勇敢起來了,不再是小孩了。我回頭撫摸了一下這棵標誌性的樹,轉身離去了這個充滿了回憶的地方,我想這應是我最後一次再回到這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