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還沒忘記那一頓飯

人的一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每一天最起碼吃三頓飯,普普通通的家常便飯,對我們來說經已習以為常。當我也沒有特別記得每一頓飯的時候,我確信我已將那頓飯的人物、餸菜、意義……忘記得一乾二淨了。

「一心你看!一心你看看!」有容眉開眼笑地說。「有什麼事嗎?」難道你有禮物要給我嗎?我回答。「別鬧了,你想得美!我是說上次和外公慶祝八十歲大壽時拍的照片,你看,我外公魅力十足吧!」有容甜絲絲的說。「外公八十歲?慶祝?吃飯?」我內心一萬個問號,有種想記有記不起來的感覺。

外公居於中國浙江省的一條鄉村,信號不良,甚少聯絡。我印象的外公是英俊瀟灑、氣宇軒昂,十分照顧我這個「小丫頭」。就是有容這一番話及照片,讓這頓停留在腦海深處的「飯」,突然喚醒。

「黃一心,你動作可以快點嗎?快點出來幫外公開飯,今天外公生日,要他老人家親自出馬煮飯,你還在這裏死蛇爛鱔,你好意思嗎?你好意思嗎?」媽媽七窍生烟。於是,我忍氣吞聲地幫外公。「外公,有需要幫忙的嗎?哇!外公煮的菜最好吃,吃完以後充滿力量,可以一飛衝天啊!」這是我的口水比萬宜水庫的水還要多呢!「乖孫女,真是口甜舌滑,你出去等待吧!」外公的心正在融化。「大家吃飯,快來嘗嘗外公的手藝!」外公滿臉期待。「好好吃啊,好到我能全部『清理』掉呢!」我狼吞苦嚥。「我看看,有上湯釀豆卜、陳醋一字骨、枝竹雙腩煲、梅菜扣肉、蒜茸粉絲蒸蝦……真的聽到也流口水,辛苦了外公!」我大聲地說。「孫女啊!你說說上中學的事給我聽聽,多年沒見也不知道你最近怎麼樣。」外公似乎有點兒失落。難得有稀客來訪,不吐不快的我趁機吐苦水,什麼父母不讓我做的事,我一一向外公申訴。雖然,母親的目光像是想用毒藥毒啞我!但我無畏强權之下滔滔不斷地詳說。這一頓是我吃得最開心最滿足的飯,儘管衹是家常便飯,但是我堅信最難忘記的一頓飯,一定是這樣的!

可是,此後每天如常像樹獺一樣賴在沙發上、如常上課下課、如常打遊戲機的我彷佛忘記那頓飯。昨天晚飯吃什麼都忘記的我,又豈會記得有過這頓飯呢?我一直以為自己忘記了!

「一心,一心。你怎麼了?怎麼看著照片就眼泛淚光呢? 」有容問。 「我……我……好像記起一件事。」我說。看著照片愈久,腦海的回憶愈發不停湧現,就如別人所說的死前腦海會不停浮現生前的記憶一樣。這次第,讓我忐忑不安!你會疑惑記起一段開心的回憶不是很好嗎?錯!當你記得一件開心事,但你知道沒有機會再發生了,你還會高興嗎?外公前年因肺癌去世了……那頓飯是最後晚餐!

人類的記憶十分奇怪、飄忽,一時記起,一時忘記!之所以會忘記那頓飯,大概是因為我不願意承認外公死去的事實!

一直自欺欺人的我要好好記得及珍惜眼前人啊!我要在父母生前好好孝順他們,若他日子欲養而親不在就後悔莫及了!

「外公,原來我還沒有忘記那盡訴心中情的那頓飯! 」


林翼勳博士評語

前半極寫外公在小外孫心目中的美好形象。將收結道出他已逝,甚使人有失落之感,何況深愛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