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籃球賽

  • 作者: 薛丁仁
  • 寫作年級: F6
  • 寫作日期: 2019-10
  • 學校: 曾璧山中學

從天邊來的光束,穿過一層層厚重的空氣,照耀在人煙稠密的籃球場,觀眾圍繞成一個長方形,猶如鬥獸場一般,對身體間碰撞運動情有獨鍾。一邊傳來「進攻!進攻!」,另一邊傳來「防守!防守!」的呼喊聲,混雜在一起,沒有交響樂的節奏感,兩種不同節奏的鼓舞曲在不停地干擾對方。

初中生涯的最後一場校內籃球比賽。在籃球場內,當裁判哨聲響起的第一聲,籃球拍打地面上的第一下,運動健兒投入籃框的第一球,兩邊的音響便按下開關,發出震耳欲聾的呼喊聲。在場上的我,被洶湧而來的聲音驚嚇倒了,突然愣了一下,一時被對手抓住機會一躍而過。對面班傳來更加猛烈的支持聲。內心突然感到內疚,猶如一顆沉重的石頭壓著的胸口,令我差點喘不過氣來。

時間卡在一片喧鬧聲中,比賽亦完成過半。對方選手一心,左右手交替地控著球,我擋在他的前面,防守著,雙方的視線都在看對方。突然一心左腳向左側前方傾斜,重心向右移,在即將破壞防守,做體前變向突破的那一刻,一心手中的球失去他的控制,主動地落在我手中。環繞在球場周圍的聲音,突然安靜。我移動我眼前的視線,發現一心曲捲著身體,雙手抱著左腳踝,前額的汗水流過他痛苦的表情,雙眼緊閉地強忍痛楚。

「砰砰!」球被我拋開,滾到球場外。並作出「停止」的手勢,蹲下輕碰一心的手臂詢問道「一心,怎麼樣?」一心被疼痛阻擋外界的任何事情,他手抱的腳踝位置,已經腫大了,臉上的表情猶如千萬支針紮在傷口處。

雙方的隊員陪著一心到醫療室後,基於比賽規則所規定,雙方又不得不重新回到比賽,對方以另外一名隊員代替一心。到了比賽的賽點,當看到對方投三分球入籃框時,當對方舉著雙手跳躍的那一剎那,當比分印在我們視野中聞風不動的時刻,對方以一分的差距成為了比賽的勝利者,我們輸了,心情墜入了低谷,內心便給自己定位為「失敗者」。自己被他人打敗,失落感蔓延到全身,腦袋中類似失敗的詞彙不停湧現,鼻子一酸,眼睛一陣苦澀,低著頭走到隊伍中,與對方握手以示友好。

「你很棒!」一個平和的聲音傳入的我的耳朵,我尋覓聲音的來源處,發現了一心,他臉上亦沒有之前痛苦的表情,突然間他給了我一個擁抱。我頓時發現,這場比賽我並不是一無所獲,我並不是失敗者,我並沒有輸。相反,我贏得對手的尊重,我得到對方給我的肯定,這不是一個失敗者所擁有的。微風劃過樹葉,撲向我的臉,帶走了我的汗水,也帶走了我的失落感。

同學們相繼湧了上來,給我們遞來了水,我轉頭望向他們四個,與同學有說有笑,並不在意比賽的結果,反而說出「這場遊戲真好玩!」

在平靜的臉上遮掩不住驚喜的心情,回頭一想,在人生的旅途中,印在路上點點滴滴,代表著我們的經歷,每一個經歷中都有象徵的物質,回望這場比賽,我獲得他人的認同,得到人們的信用,在人生的長跑中,每邁出一步便在跑道上留下痕跡,即使長跑過程中有跌跌撞撞,但可以從中得到跌倒的原因,從而在接下來長跑中,能順利完成。

現實比賽固有勝負,能從比賽收獲更多東西,對自己而言,比賽並無勝負。


林翼勳博士評語

描述比賽緊張過程甚生動。至於出事後得到安慰,更體現人生,亦猶運動場上比賽,真正的勝利在克服一己弱點。


本文章獲輯錄於 《晶文薈萃 精選文章》第 11 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