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的冬季也有暖意

冷颼颼的海風迎面而來,冷入心扉,我知道怕冷的我不該到海濱漫步。儘管我將自己包成粽子一樣,還是感受不到一絲暖意,甚至更冷了,我不禁發抖,不住咳嗽,我知道我要生病了。

去年冬天,你就在這裏牽起我的手,寬大而有力的手裹著我的手,冰冷的手瞬間暖和起來,一股暖流從手心傳到小鹿亂撞的心臟,那是前所未有的溫暖。你脫下圍巾,把它圍在我的脖子,你的每個動作都是如此溫柔,教我著迷。你帶點羞澀地問:「做我的女朋友,好嗎?」一切都是如此夢幻,我急不及待地點頭,怕從夢中醒來。

我們的愛情並不刻骨銘心,卻甜蜜得讓人艷羨,身邊的人都看好我們,正當我以為我們能就這一直走下去的時候,你卻果斷鬆開我的手,還未來得及挽回,你已從各種手機程式把我封鎖,我怪你那樣狠心,更怪自己留不住你。才分手不到三天,我一再挽回,你已對此感到厭惡,我絕望得站在天台的邊緣,你狠心得不管我,說與你無關,永不相見。

電話響起,奶奶說外面冷,叫我回家。回到家中,便與親戚們圍著桌子吃火鍋,家裏熱鬧極了,房子充滿了熱騰騰的蒸汽,該是暖和的,然而我的體溫卻並未隨室溫有所上升。我鬱悶極了,便以買汽水為由到外透氣。坐著坐著,更冷了,我理了理圍巾。這時,奶奶撐著拐杖步履蹣跚地走過來,她甚麼都沒說,把保溫飯壺遞給我,原來它盛著湯圓,我狼吞虎嚥起來,一股熱流到了胃,然後擴散開來,臉頰頓時溫熱起來。奶奶把親手編織的帽子戴到我的頭上,用她那粗糙又皺巴巴的手撫摸著我的臉,心疼地看著我,似是把我心中苦澀都看穿。奶奶說:「上去吧!」我哽咽得只喊了句奶奶,便再也說不出半句話,只顧緊緊地擁著她,她溫柔地回應著我。冷冰冰的風依然無情地想要驅逐我,我卻無所畏懼,只因那隻粗糙又皺巴巴的手緊握著我的手,帶我走入太陽的懷抱。

冬天很冷,於怕冷的我而言,暖意是多麼的可貴。我以為他帶給我的暖夠我用一輩子,然而那只是極其短暫的溫暖,瞬間便降溫了。奶奶話不多,卻默默地陪伴著我,一切盡在不言中,而我卻因此忽略了其實我一直都被暖意包圍著。我不恨那瞬間降溫的暖,畢竟它曾令我的青春充滿明媚陽光,留下美好回憶。感恩我一直置身於暖洋洋的青草地,愉快地成長。其實冬天再寒冷,又有甚麼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