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一則 (難忘的一天)

六月十五日 星期六 晴

今天晚上,當我躺在床上,還一直回想著個多小時前發生的事情,至今還心驚膽跳呢!

今天下午,我背著個大背包趕回學校,看到校園內已經聚集了一羣學生。我跑向操場,我的好同學正向我招手。五分鐘後,老師便帶領我們上旅遊車,往目的地進發。

大家一路上有說有笑。終於到了營舍,老師卻一臉嚴肅地看著我們。這時,一個同學輕聲說:「今天老師的神色很可怕啊!」不料她的話被老師聽到了,老師說:「今天晚上,我們會到外面進行一項特別活動。大家快點回營舍放好東西,馬上出來集合。」不久,大家帶著不安的心情來到營舍外面集合。

入夜了,外面一片漆黑,只有微弱的燈光在閃爍,給人一種可怕的感覺。老師帶我們走到山上,她忽然停下腳步,吩咐我們要向前方看。前面一片漆黑,感覺這小路沒有盡頭……「從這裏開始,大家要獨自走到終點,途中和終點會有老師接應你們。」老師氣定神閒地說。我們卻異口同聲大喊:「甚麼?」老師沒有理會我們,只是讓我們一個接一個地開始走。我眼睜睜地看著同伴消失在黑暗中……不知不覺,我們這邊的伙伴越來越少,只聽見老師說:「下一個。」我的心跳得異常快,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呢!老師不管我怎樣說,硬是把我推向前方。

我走得很慢,手心不停冒汗。前面樹木林蔭,一陣微風吹拂,樹葉翩翩起舞,泛起陣陣莫明的寒意。突然,一滴雨水落在我的手心,我發覺—下雨了!我連滾帶跑地來到一片空地。一個老師正在那兒看手機,手機的光映照在她的臉上,臉色越發蒼白。我大叫一聲:「鬼啊!」老師抬起頭,看著我一路狂奔到終點。不久,我再次看到老師和同學們熟悉的身影,才敢停下來喘氣。

事後,老師接我們回營舍。回想起剛才的情形,我覺得既刺激又緊張。我頓時明白一個道理:靠山山倒、靠天天塌;唯一能靠的,只有自己。


老師評語

敘事清晰、脈胳分明。能恰當運用心理及語言描寫。感受能緊扣前文,有感而發。